dvbbs

>> 精品文章集汇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山西汾河水 』『好文章专栏』 → 原创散文:插队三记
您是本帖的第 300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散文:插队三记
司空大虾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二级军士长
等级:排长
文章:89
积分:1097
注册:2011年3月12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司空大虾

发贴心情
原创散文:插队三记
                                                                                                                     插队三记

                                                                                                                     司空大虾

“受苦”记

代县有一句方言叫“受苦”,基本义是指在农业地干活儿,也含着农活儿苦和累的意思,因此干农活的人也叫“受苦人”。在村里人们见面打招呼,常问一句“受个呀”(去下地干活吗)?回答是“受个哩”(下地去)。而我们插队到了农村,也真正体会了什么是“受苦”了。

刚到代县时正是冬季,进村后就参加农田基本建设,每天搬石、挑土,平整土地修大寨田。这类活儿虽说累点还凑合能干,到了开春后开始接触到地里的农活,这下就显了原形。

春天,最怕的是锄苗,要是锄麦田还好些,不用间苗,只是把麦垅两边的土耪松了,顺便搂锄掉杂草。可要是谷子苗或玉茭子苗,那可就惨喽!只见全队社员在地里排成一行,人手一锄,既要松土、锄草,还得间苗,按适当的距离留下一株谷子苗,锄掉多余的。随着锄头的挥动,人们向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地头耪过去,我也学着别人的样子,猫着腰仔细耪着。干了一会儿,就觉得腰疼的不得了,可干活还得小心谨慎,生怕锄了苗、留下草,如此很快就落在了大家后面,而且越来越远,心里急得不行,体会到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滋味,真想扛起锄头向后转——打道回府了。

锄着锄着,忽然觉得眼前田垅的土松了、草没了,不用动锄头就可以往前走了。我抬眼一看,呀!原来是我左右两边的乡亲边锄自己的边带手把我的一垅也给锄了。他俩配合挺默契,一个人带一段后又换另一位,间隔着还给我留下一段一段的,让你既能赶上来,又不显得太尴尬。等我到了地头,大家已经歇了气又开始干了。队长说你不用急,歇歇再干,并把地边最短的那垅给我留下,而且还帮我耪了一段。就这样,几乎每天都有人带手帮我一把,使我没有掉了队。

到夏收季节,最痛苦的是拔麦子。这里麦收和京郊不一样,我们当学生时下乡拔的麦子最矮也得齐腰高,都是站着拔。可这里干旱、地薄、肥少,麦子长得又稀又矮,麦收时每人两垅,圪蹴在中间左右开弓着拔。没一会儿腿就蹲麻了,手也勒疼了,再一会儿就起了水泡。开始还勉强跟着,在拔过几垅后,感觉着两边的人越拔越快,自己被落下了很远,烈日下又累又乏。这时候又是队里的乡亲们“顺手”把我的两垅麦子给拔了一半,让我赶了上来。

我们村的农田大多是山地、坡地,什么车也上不去,夏收和秋收时要把收割的庄稼打捆背回去。黍子植株大但籽少份量轻,是最好背的;而谷子、高粱结的穗子沉,打成捆后显得格外重,又是乡亲们把最小的庄稼捆留给我背(当然是指比他们背的小,也有百十斤)。这重重的一捆庄稼压在背上,高过头顶,走路时都不敢过分前倾,生怕来个前滚翻。负重还不说,脚下几乎没有平坦之路,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一趟走下来,前胸后背的衣服都湿了。而在如此负重的情况下,上坡时还有人在后面伸手托一把,让我省点力气爬上去。

就这样,一年中许多“受苦”的活儿都是在乡亲们“夹带”中完成的。他们出于朴实的同情心来对待知青,不讲什么大道理。年长的说娃们从北京来咱村“受苦”,可怜哩;年轻的说咱这儿比不了你们大城市,别急慢慢地“受”着就习惯了。而我呢,除了心存感激之外,更是对“受苦”和“受苦人”有了全新的认识。

代县境内有一条从繁峙到代县的水渠,名为繁代大渠,从我们到代县时就已经在修建。有一年公社让村里出民工修渠,生产队长想派我去,而我也正有此意,双方一拍即合。这是个两好的选择,队里与其派个庄稼活里手,不如安排个“二把刀”的知青合算;对我来说,这个活儿主要是出力气,多流些汗水就行,修渠的民工过集体生活,吃食堂不用做饭了,而且公社民工队里还有好几个知青,凑在一起干活、住宿也挺高兴。于是背起行李就上了工地。

繁代大渠是一条从东到西的引水渠,位于京原公路北的半坡地带。大渠北边是地势较高的坡地,渠修好后水上不去,因此不受益,而南边是较低的平原,渠南的村庄都能用上渠水灌溉。于是我们这些北边村子派的民工由政府出钱付酬,而南边村子的民工则由各村给记工分。我们的工钱是按完成的土方来计算的,因而每天干活挺紧张的。

那时修水渠全是纯手工土方活儿,平地挖出一条底窄上宽的沟渠,除了挖、运、填土外,夯实地基也是重要的环节。这儿打夯的工具及叫法都与北京不一样,打夯叫打硪,工具是在长方形的硪石上横绑一根长木杆子,硪石左右两侧的立面各有两个小窟窿,插上四个木橛子做把手。打硪夯地基时,十几个人分站在硪石的两侧,在听口令后有人举硪石,有人托木杆,合力将硪高高举过头顶,然后狠狠砸下,夯实地基。干这个活儿要求所有人一起发力,谁也不能偷奸耍滑,才能保持硪石的平稳,否则可能会因倾斜而砸伤人。

刚开始我们看这个又大又重的家伙,在头顶上下飞舞,不敢凑上前去,生怕被它砸到。后来慢慢看出些门道,也就敢上去试试,再后来也都能够随着节奏自如地打硪夯地。而且因为我个子比较高,还负责举木杆头,掌握上举高度和防止杆子弹跳伤人。打硪的号令是由领硪的人唱几句民歌后,众人随着合唱“噢—吼—呀”而举起、落下,夯三五下移一步,行动干脆利索。这样打硪既不显得枯燥,又能掌握节奏,体力有所缓冲。一天干下来,虽然挺累但能承受得了。有一次领硪的不在,别人谁也不会唱他那个民歌,于是有老乡说你们知青不是爱唱歌吗?你们领着吧!活儿不能不干,没办法,我们的一个同学想起马季说的相声,里面有建筑工人砸夯唱的歌子,于是他就连想带编地唱了起来,算是没停工。

在工地食堂吃大锅饭,每顿基本上是玉米面或高粱面的发糕、窝窝,熬素菜和小米粥,有时偶尔能吃上一顿白面馒头,算是改善伙食了。反正大家在村里也是这样的伙食,所以就无所谓了。记得居然还吃过一次肉馅饺子,大家一起动手包饺子,很是开心、热闹。工余之际,知青们凑到一起,打打扑克,聊聊闲天,长畛村的周锡安还带了口琴吹奏,大家或听或唱,把烦恼全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几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民工该轮换了,我们结算了工钱,每人带着几十元的现金返回村。入秋后我又到京原铁路上干了一段时间的民工(真正的农民工),直到进入冬季完全冷了才撤回来。两次做民工所挣的钱在上交了生产队来年的口粮钱后,还剩了几十元,过大年回北京后,我母亲又给添了些钱,买了一块北京牌手表,于是我有了人生的第一块表。

在农村插队的日子里,我曾干过一件“坏事”,其实就是一件别人想象不到的恶作剧。

有一年夏天,大队在村北修筑一条小水坝,我被派去到河槽里拉石料垒坝用。我们村的西侧是一条宽阔的河槽,河槽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是千百年来从山上冲积下来的,村民们铺路、盖房、垒墙、砌猪圈、修粪坑……都是用石头。当年真是觉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且一场洪水过后,又会从山上冲下来不少。可2009年回乡再看,河槽里居然光光的,几乎看不到石头了(话扯远了,打住)。

记得那天的天气晴朗,我们几个人在河槽用撬棍把大石块从泥沙里挖出来,再用平车运到垒坝的工地。干着干着,在撬动一块石头后,忽然有人大喊:“快看,有皮条!出来啦!”当地的方言管蛇叫皮条,大队书记老郭的女儿叫小青,我们送她个外号“小皮条”,她没看过《白蛇传》,当然对这个外号很不满。大伙儿顺着喊声看去,果然有一条小蛇从石头缝里钻出来,快速蜿蜒爬着。这时人们拿铁锨、撬棍等家伙,一通乱拍,把个小蛇给打的不再动弹,我拎起蛇尾一看,死了(罪过、罪过)。

一段小小的插曲过去,大伙儿接着干活,一车车的石块被运走,我们可以喘口气歇歇了。人们都到阴凉处抽烟歇息,我没有过去,把刚才扔了的小蛇又捡了起来,放在潜流水里泡泡洗洗,它太小了,不够一盘菜啊。这时我看到旁边扔着一个水泥包装袋,脑瓜灵机一动,就捡来拆开,撕下袋子中间一块干净的牛皮纸,把小蛇包在了里边,又用拆下的线捆上,于是一个四方整齐的纸包做好了。看看不远处从山上下来的小路没人,就走过去把纸包随手扔在路边了。

接下来继续干活儿了,我一边搬石头装车,一边关注这边小路的情况。当时想得挺简单:有人从那里路过,看到纸包,打开一看——吓一跳,就完了。可是半天也没个人路过,眼看快晌午了,远远地瞭见一个妇女背着东西从山上走过来,等到了扔包那里,她停了下来,似乎是整了整背的东西,就又继续向村子走去,因为有一段距离,也没看清是谁。等到中午收工时,我过去一看,纸包没了。唉!一点也不刺激,真扫兴。

傍晚收工后,有个同学回来讲了他下午听到的“故事”。

这位妇女还就是我们村的一个大嫂。她从娘家背了些山货下来,走在小路上看到路边有东西,仔细一看是个纸包包,还捆扎得整整齐齐的。大嫂看看前后没人,远处干活的也没注意这里,于是拾了起来摸摸,里面软软的不知道是个啥。她怕再来人看见,就急忙把纸包放在自己贴身的“倒插”(衣兜)里,想着回了家再打开。

大嫂进村后顾不上和别人打招呼,直奔自己家,回家一看还来了客人,她寒暄几句,赶紧到院子僻静处掏出纸包,偷偷解开绳、打开包——一声尖叫惊动了家里所有的人,人们跑去一看,只见她手里抖着张牛皮纸在呵呵傻笑,脚边瘫着条死蛇,不一会儿又哭了起来……

从此以后,我遇到那位大嫂就躲着走了。       (完)3800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8-2-12 0:31: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027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