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欢迎所有老三届(包括小五届等)同学在这里欢聚一堂,畅谈自己的生活历程及人生感受,在浓浓的同学之情、战友之情中,增添更多真挚的欢乐与友谊……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四、人生岁月 主管超版 髙杏儿『 老三届园地 』 → 我的后知青时代
您是本帖的第 288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我的后知青时代
林小仲201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连长
文章:139
积分:1446
注册:2011年5月4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林小仲2011

发贴心情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四、潮起潮落的人生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2001年12月在一次企业家朋友聚会时,我遇到了当年在团中央青年厂长一期研究生班学习的任建新同学。他是蓝星集团总经理,一位中国企业界的明星人物。任建新从甘肃兰州一家研究院的团委书记靠开发工业设备清洗剂,逐步将企业做大做强。我曾是他多年不见的班长,见到我他很高兴。得知我长期经营管理写字楼,他热情邀请我去他的公司主持房地产和物业管理。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当时我经营的华鹏大厦,虽规模不算太大,但每年却有近千万的纯利润。华鹏大厦的利润占总公司的半壁江山,两届总公司负责人曾邀请我去做总公司的副总,都被我婉言谢绝了。我的理念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在国营企业中更是如此。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没想到蓝星集团任总却锲而不舍,他告诉我国资委正在将蓝星集团与昊华集团联合组建"中国化工集团",而且他们刚从解放军总后勤部接收了几十家军队转地方的企业,他希望我过去为他在房地产和物业方面独当一面。一边是自己经营多年、正风调雨顺、如日中天的华鹏大厦;另一边是中央企业二级公司的总经理、正局级的待遇、全行业房地产和物业管理的舞台、工作到65岁退休的承诺。人总会有挡不住的诱惑,经过半年时间的犹豫,2002年6月,我终于做出了一项愚蠢的决定:辞去了华鹏大厦董事总经理职务,带着十几名部门经理踏进了中国化工大厦筹建的大门。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我们着手在中关村做起了筹备工作。这期间,由于化工集团组建推迟,所有工作陷入停顿。又赶上了2003年春天"非典",繁华的中关村失去了昔日的喧嚣和繁荣;我除了每周一听取集团的各项宏伟计划外,几乎无所事事。我由一个被隆重推出的重量级人物渐渐变成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听客;由一个招商集团旗下说一不二的公司总经理,变成蓝星集团旗下局级待遇的食客。一种难以名状的、强烈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此时,我突然读懂了南唐后主李煜在丢掉江山、成为阶下囚时写的词:"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的心情。但人生只是单行线,自己的选择对与错都得自己承受。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说句公道话,蓝星集团主要负责人对我曾寄予厚望,也给予了很多关照。我们离开蓝星集团半年之后,中国化工集团成立了。谈到我的走,中国化工集团任建新总经理曾对我的朋友说:"他当时太着急了"。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一年之后,我开始寻找下家突出重围。2003年9月下旬,经朋友介绍,我与北京雨霖建雅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林荣戈在京广大厦见面。他曾是一位职业篮球运动员、有过很长军旅生涯的年轻民营企业家。他的大厦将要开业,正在寻找合适的经理人。我们双方谈得很投缘,我也直言相告:如需要我,也要将我带到蓝星的十多名干部都安排。这种接管式的要求是有些强人所难,但豪爽的林荣戈董事长一揽子答应了我的所有要求,他也是我后知青时代的福星。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我与雨霖建雅房地产公司谈妥的次日,便向中国蓝星集团任建新总经理递交了集体辞职的请调报告。从此,命运鬼使神差的让我离开了工作二十多年的中央机关和中央国营企业,跨进了民营企业的行列。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2003年10月中旬,我带着那些不离不弃跟着我转战蓝星的旧部重新回到了熟悉的东三环北路。新接手的雨霖大厦在东三环北路呼家楼,这是一座18层高的现代化写字楼,从2004年5月开业到2017年7月,14年间房屋出租率常年保持在98%以上。雨霖大厦是个民营企业,船小经不起大的风浪。作为一名高层企业管理者,我不仅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且在关键时候更要把握不该做什么。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也许是在国有企业当家做主惯了,我在国企当总经理时,总觉得自己是这个企业的主人,常有一种报国的成就感;在民企当总经理,尽管也受到不薄的礼遇,但总有几分打工者的落差。民企没有级别和退休年龄的限制,只要股东觉得你物有所值,你自己又喜欢做,做到国家领导人退休年龄也无妨。但企业的生存法则只有一条:"盈利生存,亏损倒闭",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谁也无法逃避。回首往事,不知不觉中,我在雨霖大厦又已度过了十四个春秋。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我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故事。我走遍了祖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的许多地方,也去过亚洲、欧洲、北美洲等二十多个国家。我为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取得的伟大成就感到骄傲,也为中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奇迹而赞叹。这也应该感谢邓小平他们那一代人,他们改变了中国。但对于现实生活中,吏治腐败蔓延,施政成本居高不下,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环境矛盾突出,道德底线失守、民族精神缺失等社会问题十分担忧。中国许多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历史关头。我们这些共和国的同龄人,注定与政治有不解之缘。积极有效的推进中国民主法制是解决诸多社会矛盾的出路。显而易见,问题的解决还是要靠执政党自身的力量,做为四十多年党龄的我仍:“山中岁月,海上心情”。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2018年是文革中的知青上山下乡50周年,也是我工作50年了,也该放下工作,真正退休了。"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古往今来多少人感叹人生如梦,光阴似箭。在现实生活中,且不说80后,90后的孩子们,即便是年长一些的人,能有我们这代人如此丰富人生经历的也不是很多。从北京故宫角楼阳光普照的金色学生时代,到文革中风起云涌的战火硝烟;从恰同学少年宝塔山下大串联的足迹,到插队内蒙古九年的知青岁月;从北京语言学院返城待业的临时工,到活跃在羊绒衫厂的科室骨干;从十年团中央机关的高层历练,到十余年招商局集团旗下公司掌门人的奉献;从中国化工集团大舞台的诱惑,到鬼使神差民企职业经理人十四年的挑灯看剑。六十七年风风雨雨,今回首,我也多少能找回点"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沙场征战归来的感觉。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

line-height:25.0p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9-14 14:13: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