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原在延长县及延安地区插队的北京知青朋友们,愿为延长县的可持续性发展积极献计献策,回报第二故乡!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三、关注第二故乡建设发展『关注延安地区建设发展』『延长县建设与发展』 → [转帖]大洋彼岸有知音
您是本帖的第 418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转帖]大洋彼岸有知音
凌云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不遭待见的主儿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7790
积分:43830
注册:2009年2月17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凌云志

发贴心情
[转帖]大洋彼岸有知音
大洋彼岸有知音
——来自美国的书信和电话

  六月中旬的一天,组织部干部吴杰推开我家的门说:“曹老师,这里有来自美国的一封信,宣传部让我捎给你。”我为之一怔,不觉脱口而出:“可能搞错了吧?美国没有我的亲朋,更无熟人,谁会给我来信?”他将厚厚的一封信递到我手上,我定睛一看,果然是寄给我的。
  我们立即打开信封,人民日报、彩色的新书封面、名片和密密麻麻的信纸顿时呈现在眼前。我首先想知道是谁发的,一看落款,“上官亮!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我喃喃自语道。当我俩认真看完那封热情洋溢的信后,又翻看了《人民日报》上老人家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及名片后,才明白了此信的来由。
  小吴认真地说:“上官老先生是有地位有才华的海外华人,他对你的作品如此重视,很难得,你一定要将书给他寄去。”“我会很快寄的,等我将详细地址问清后,马上就寄。”我郑重地说。
  我怀着感激和激动的心情送走小吴,将寄来的信件再细细看了一遍,对上官老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上官亮(原名陈万里)是台湾著名电视主持人,又兼电影、电视戏剧广播导演和制作人。移民美国三十多年,现已年逾八旬,但仍身兼多职。他是美国加州华侨总干事,《齐鲁韩华》杂志社长兼总编。美国中华戏剧社总导演,还是《宁波侨讯》的特约记者。
  与上官老先生的认识,还得感谢文联、《延河水》编辑部的同志,是《延河水》杂志的宣传让我的作品走出国门,走向海外。
  事情应从北京知青说起。北京知青韩小顺在延长县刘家河乡刘党家沟插队时,在一次劳动中不幸坠崖身亡,年仅19岁,后被追认为烈士。其姐韩珊莉在今年清明节来延长扫墓时,县文联赠其两本延长主办的刊物——《延河水》,韩将其带回美国。她与上官亮老人同在一所公寓大楼居住,是邻居。韩将杂志赠给上官老先生,他看到来自祖国革命圣地的刊物,如获至宝,倍加欣赏。尤其看到浏阳河为《曹秀兰戏剧曲艺选》写的序,经文联编辑部加题的《老当益壮普华章》文章时,颇感兴奋和激动。作为艺术界同行,他觉得大洋两岸应彼此交流。5月26日,他照书上地址,给延长县宣传部写了一封信,让他们转给我。信中提出要买该书,不知哪家出版社发行,要我给他寄一本去。
  接到信的第二天,我立即向文联汇报,并通过他们了解到上官亮的详细地址。后来因事延安耽误一段时间才寄去。期间老人多次督促韩珊莉和延长县政府办司机董福清(刘党家沟人,韩小顺的朋友)要我的手机号,并要和我亲自通话。
  9月13日下午一点半,果然我接到来自美国的电话,老人家声音洪亮,思维清晰,谈吐文雅,以饱含激情的嗓音问道:“你是曹秀兰女士吗?看了浏阳河先生为你的书写的序,我很感兴趣,对你能兼编导演于一身很佩服……”,一番问候寒暄之后,老人家表达了对祖国的思念和对祖国文化的渴望,作为同行,他愿以文会友,交流共勉,为祖国戏曲艺术的繁荣贡献绵薄之力。当知道我已将书寄出后,他很高兴地说:“我随后将书钱和邮费还有我的新作《鱼儿水中游》一同给你寄去。”我再三拒绝寄钱,并表达对老先生的衷心感谢。
  虽然远隔重洋,但在20多分钟的通话中,老先生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十分亲切。
9月23日下午1点,我正在看电视,又接到美国长途电话,这次是韩珊莉女士打来的,她说上官先生已收到我在教师节那天寄来的书和信,当看到此书为延长文史资料(第八期)时,更为珍惜,要她转达谢意,再次提到寄钱的事。并说:“亮叔年事已高,思念祖国和亲人心切,他一直问你的年龄和健康状况,很想见你本人,有心让你过这边来……”我无比激动地说:“但愿我的梦想成真。”
  10月2日,我果然收到“上下八十年,纵横两万里,让照片说历史的小丑画报《鱼儿水中游》”。此书由94岁高龄的世界华人退伍军人联合总会荣誉会长丁伯铣 、台湾电视公司长官何贻谋等名人作序。书中所载万余张照片有许多是老人家与我国领导人及台湾总统马英九、蒋经国子孙、外国总统、大使和演艺界名人合影,其余的均为精彩的演出照和生活照。除画册外,还附有许多名人收到老人赠书后的感谢信和对老人高度评价的感言,多么诚信可敬的老人啊!
  11月8日上午,我同时又收到上官老先生的两封信,一封是9月23日收到我的书后写的。他说收到你9月10日寄来的大作,正以老花眼拜读中,读后当以读书报告寄来。我已给陕西音乐学院金伟教授去信搭桥,介绍您的行宜,西安与延长交通方便,不妨交流交流。另给你寄来台湾出版发行的戏剧报《弘报》一份……另一封是10月中旬写的《读〈曹秀兰戏剧曲艺选〉心得报告》。他从读序和后记开始,不但认真地读完所有作品,而且对每篇的内容情节了如指掌,并对部分作品一一点评。其中六场现代戏《带血的喜酒》是我将八十年代初创作的电视剧《酸甜苦辣》改变的舞台剧,而轰动一时的电视连续剧《我的丑娘》是江苏电视台近两年拍摄的。虽说故事情节基本一致,但创作时间相差二十大几年,况且我从未与该台有任何交往,故事雷同,纯属巧合。但好心的上官老先生竟关心地提到“曹大编剧是否收到故事版权费?”
  两封信的字里行间,无不渗透了老人家对我的关心、爱护、鼓励和支持,读后使我万分感动,肺腑之言将永铭心志。老先生对拙作的高度评价,更使我受之有愧,我将以此为动力,鞭策自己写出更上乘的作品,回报老先生的深情厚谊和知遇之恩。
  11月12日,再次接到韩珊莉老师从美国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收到“亮叔”寄来的书和信,我无比激动地说:“上官老先生的三次来信和所寄的珍贵画报,我全收到了,更难得的是收到了大洋彼岸的殷切真情!请转告“亮叔”我深深的谢意和衷心的问候!更感谢您将我县的文艺刊物《延河水》带到异国他乡,将我的作品带到海外,能被名人赏识是我平生最大的荣幸……”。
  此后,在元旦和春节重大节日期间,均收到大洋彼岸的亲切问候,陆续收到老人家寄来的《齐鲁韩华》等杂志。
  一位海外世界级的艺术大师,对未曾谋面的普通作者和作品,竟如此赏识和重视,短短几个月时间,三次来信多次长途电话,购书与赠书,写评论,寄报刊……这一切的一切,充分体现了上官老先生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海外游子的拳拳爱国情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在当今戏剧极不景气的时代,我为大洋彼岸有这样的知音而骄傲,更为我的作品能被美国中华戏剧社收藏而自豪。
  遥祝我未谋面的知音,八十四岁的上官老先生长命百岁,艺术生命之树长青;祝热心的韩老师健康长寿,万事如意!更祝大洋两岸的文艺事业发展蒸蒸日上,春华秋实!

曹秀兰    
2011年6月10日  


祝愿所有知青朋友们大家幸福快乐,原陕北延长县郭旗插队知青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6-12 6:14: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4688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