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东北地区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东北黑土地 』 → 与“老炮儿”相关的话题
您是本帖的第 845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与“老炮儿”相关的话题
我没病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3140
积分:18501
注册:2009年8月8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我没病

发贴心情
与“老炮儿”相关的话题

冯小刚的电影《老炮儿》,许多人都看过。它让不少人从此知道:社会中,有一种人叫“老炮儿”。

“老炮儿”什么意思?原为老泡儿,北京俚语。该词说法不一:一说是专指提笼遛鸟、无所事事的老混混儿。一说是指在某一行业曾经辉煌过的、至今仍然保持着自尊和技艺的老工匠们。

在北京东城区,有条胡同叫“炮局胡同”。盖因清乾隆年间这儿曾是制造大炮的地界儿,是为“炮局”。后改建成关押人犯的监狱了,此后炮局胡同从满清末年、北洋政府、民国时期、日伪时期和国民党统治时期,乃至解放后,一直都是监狱所在地。爱国将领吉鸿昌就是在这所监狱跨院内英勇就义的。这里不但关押过安子文、薄一波等中共党人,也关押过第一号女汉奸川岛芳子。解放后,这里曾经是北京市劳改局;后又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拘留所(看守所),一些未判决的重犯在此拘押。文革后,此处是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处)分局的所在地。如今改叫公交分局。


那些当年经常进出炮局胡同看守所的主儿,于是就被生性幽默的北京人戏称为“老炮儿”了。这是关于“老炮儿”的第三种释义。

“老炮儿”是北京特产,“儿”话音是标配。

为了考证南方人士能否准确读出这个词汇的准确发音,我叫来孩儿娘做科学实验
——

“佛乐蜜(follow me),请跟我来:老炮儿”。

“老炮”。她信心满满、言之凿凿。

“不对,要加上‘儿’。”我循循善诱。

她面色凝重地看着我:“老炮!儿!”

故乡情怀浓郁,乡音痴心不改?

我继续和蔼地辅导她“这三个字不要脱节,挨近点儿”

“老盼儿”。

她突然冒出这么个怪动静,引得我嘎嘎大笑,假牙差点儿没出轨!

“老炮儿”

“老炮”

“老~炮~儿”

“老~盼~儿”

好啦,下课!你忙你的去吧,我忙我的去。

其实我心里没怪她:广大上海人民恐怕都会心生疑窦:北京人为何好端端的非要在名词之后挂缀个语气助词“儿”?搞什么搞?没得道理吗!

北京老炮儿不同于上海滩的青红帮;也有别于四川的袍哥会、天津的混混儿、东北的黑道。假如非要做比,有点儿类似香港“这般乱世创造我,长路我共你闯”的古惑仔们吧?

老炮儿可绝对不是大流氓。给女明星们开光、雇*凶*杀*人的王林之辈那才叫大流氓。把老婆孩子都送到国外,自己却在国内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的裸官,那才叫大流氓。强占强拆、鱼肉乡里、贪污受贿、与多人通*奸,那才是现而今真正的大流氓!

老炮儿多产生于文革时期。当然,文革前在北京市劳改局的茶淀、天堂河、兴凯湖劳改农场中的劳教人员们也都属于老炮儿。但时下社会所关注的,多指文革老炮儿。

1966年“5.16通知”下达后,学校开始“停课闹革命”了。

校园里,讲台前,老师靠边站。一会儿派来了军宣队管理学生,一会儿又派来工宣队进驻学校。军人不练兵、工人不做工、学生不上课。叫我说啊,那都是典型的不务正业、没正事儿。

遥忆当年、总结人生:我现有的个人素养和文化修为,是否与当年军宣队、工宣队的培养教育有关呢?答案是——
与他们丝毫不相干!

那时候,学生们扔掉了所有的文化课本,每天在学校听广播、读报纸、背诵毛主席语录、写大字报批判校长老师。校园到处张贴着吓人标语:“是革命的你就站出来,不革命的滚他*的蛋!”、“红色恐怖万岁!”

十几岁的孩子,不是人人都对政治感兴趣。也是难怪,那年那月那政治,就是这样翻云覆雨等闲间:今天还号召全国人民敬祝副统帅“永远健康”呢,明日却要求56个民族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诅咒”林秃子摔死在温都尔汗”。当年,开大会时先唱《东方红》后唱《国际歌》,一唱就是几十年。今天大家才恍然大明白:“他是人民大救星”与“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是自相矛盾的不搭界;甚至有些反讽。那时成年人都没看懂,更何况孩子乎?

旺盛的精力、好动的天性,在“造反有理”的无政府主义环境中,使得一些孩子如鱼得水,尤其是男孩子们。于是他们茬架玩儿命、刷夜不回家、拍婆子早恋,“老炮儿”便应运而生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桀骜不驯的孩子们是不是在用消极的方式拒绝成人游戏、在乱世中选择用自己的思维看世界,倔犟地长大成人呢?

当年,北京大院子弟按片儿划分。其中,建国门外永安里周边的外交部宿舍、煤炭部宿舍、国管局宿舍、学部(社科院)宿舍,是个圈儿。那年头儿,绝大多数的干部、知识分子们都是被打倒的对象;这些子弟们也便都成为了清一色的倒霉孩子。无从宣泄的郁闷令他们同病相怜,所以抱团儿取暖。平日里他们聚在一起听听老式留声机的“黄色歌曲”,像什么《红莓花开》、《山楂树》、《送你一支玫瑰花》;用来打发无聊时光。一旦谁的妹妹被小流氓骚扰、或哪个小伙伴在外受了欺侮,他们很快就会集结三、五十孩子,骑着自行车呼啸而去“讨说法”!


当年的孩子们喜欢这打扮:将校呢军帽、军装、口罩白色带子外露。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23 11:16:00
我没病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3140
积分:18501
注册:2009年8月8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我没病

发贴心情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23 11:31:00
我没病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3140
积分:18501
注册:2009年8月8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我没病

发贴心情

这群孩子中,有位能文能武的高中生,名叫许津男。(其父为“九一三”事件时任中国驻蒙古大使许文益先生,负责参与处理了温都尔汗事件。)外形儒雅的津男兄当年真的是两肋插刀、笑傲江湖。

                                   

【左起:老曾、许津男、本人、大中】

如今很多人都记得当年有位享誉四九城的老炮儿叫张峻岭。峻岭大哥如今依然是我们这些兄弟的老大,一是当年戳得响,二是行侠仗义,至今不改初衷。

[前排左起:老熊、小隋、张俊岭、苏雷、本人]

在北京地安门(曾是紫禁城后门)东楼总政军队宿舍长大的苏雷,很有故事。想当年,这位爷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语不合、板儿砖伺候的主儿。后来,造化弄人,涅槃再生:参军、入党、作家啦!不是自费出书的那种,人家真真儿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

这不,2016年的半年间,作家出版社和长江文艺出版社,竞相推出了他的《地安门》、《地安门之白日梦》两部作品。

关于编剧苏雷及他的新书,网上是这样介绍的:

“北京作家,资深老炮儿苏雷的新作《地安门》,一部与王朔的《动物凶猛》齐肩的长篇小说。作者苏雷与马未都、王朔、冯小刚等是早年挚友,书中写下他们人生的交集处,和50后们经历的别样青春。”

电视剧《梦开始的地方》的导演叶京,曾经对1991年上演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盛赞不已:是他们保住了“京派喜剧”的尊严。而苏雷就是该剧的策划人之一,其他几位分别是朱晓平、王朔、魏人、葛小刚、冯小刚、李晓明。

哦,对了,葛小刚(电视连续剧《妇产医院》编剧)也与我是相知四十多年的老哥们儿,至今一直联系不断;其父为著名戏剧理论家、翻译家葛一虹先生;可谓是子承父业、家学渊源。而冯小刚则是我八十年代初的同事,那时他在工会,我在教育处职工学校,午休常去找他玩。世界真是小,就这么大个圈儿。

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会听的不如会看的。没准儿哪位同龄人就会从上述文字和图片中找到您熟悉的人和事儿了哈。

记得我好友的母亲、老干部徐阿姨,曾经在我们去看望她老人家时说:“淘气的孩子长大后大多有出息……”;诚信斯言。如今已退休的我们,不乏转业军官、从政干部、守法商人、职业作家。当然,今天说来都是退休闲杂小老儿了。

小时候的我们的确曾经调皮捣蛋、荒唐过,但那时没有谁告诉我们路该怎样走、人该怎样生。那年头儿谎话说得跟真的一样,谁知该信谁?!好在是我们犯的错误没有欺师灭祖,没有祸国殃民,更没有对民族犯下滔天罪行。到后来,我们上山下乡、参军戍边,回城后我们又在各自岗位尽忠职守,把青春全部献给了国家。到今天,我们依然是社会稳定的中坚。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是说得谁?

孔子的中庸、老子的无为、庄子的逍遥;好似都与我们有点儿关联。

难得糊涂;这辈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23 11:56:00
我没病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3140
积分:18501
注册:2009年8月8日
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我没病

发贴心情
发不出图片,文字便显得很是不搭界。
有兴趣的朋友请移步新浪博客浏览完整版。谢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23 12:01:00

 4   4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