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山西地区插队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山西汾河水 』 → [原创]插队记忆
您是本帖的第 9429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插队记忆
山西来的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4404
积分:23537
注册:2008年8月6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山西来的

发贴心情

插队记忆 23

写点什么呢。。。。

插队回家探亲……

每每回到北京已是晚上,晚上随家人一块吃饭,吃几碗面条,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一早必定去澡堂子洗澡。

大冬天的,澡堂子里面暖洋洋地,脱了衣服后赤条条的在腰里面围着一条浴巾直奔向浴池,好好地泡一泡,泡出来积年的老泥,好好享受享受北京市民的美好美哉幸福生活。

插队时节没有洗过澡,夏天晚上下了工,都是在宿舍里面洗洗涮涮。先洗上身。先洇湿毛巾,把身上过一篇,毛巾打上肥皂,把身上使劲咯吱咯吱搓一搓,再把毛巾再水里面摆一摆,拧干,擦身上,这样反复几遍,直到感觉差不多了才罢休。接着洗脚,洗过脚才把水倒掉。

冬天呢,一两个月才那样洗沽洗沽。

那时的北京市民冬天也不是每天洗澡,过了个把月才去外面的澡堂子洗一回。最多的还是去教子胡同南边的淋浴站洗澡。

上了班的人就不一样了,上班的人在单位里面有澡堂子,在下班后就洗了澡了。或是单位发澡票,拿着澡票谁都可去洗。老爷子的单位有澡堂子,从没有发过澡票,自然享受不到这种福利了。

插过队的人都知道怎样在宿舍里面洗洗涮涮的吧哈。

在浴池热水里面好好泡泡身子,带把身子的泥泡伏腾了,从浴池出来,第一遍必用丝瓜瓤子,打上满满的肥皂,用劲咯吱咯吱的搓身子,往往把肩膀头子搓的秃噜皮了哈。

在莲蓬头下冲冲,嘶~,水的作用下,那个疼啊。。然后再进行第二遍。

第二遍用毛巾,把毛巾打上好多好多肥皂,用毛巾搓,这回好了,毛巾软乎,搓的不疼不痒了。

待把插队时节身子上的积年老泥,在北京的澡堂子荡涤一新,浑身子轻松,在澡堂子躺下睡一觉,那个美呀,说不出来的美,不可言表!

回到家,吃完中午饭,再好好睡睡中午觉,美哉!美哉!

到了下午,老妈必定炖一锅肉,看着满满一盆子肉,大大的肉块,红红的炖肉,满满的香气,无时无刻不扑鼻而来,不由得伸手捏了一块,嗬!那个香呀,怎么那么香呀。。这是妈妈炖的肉,想不香都难!

到了晚上,一家子五口人团团圆圆围坐在四方桌前,老爹,老妈,弟弟和妹妹,少不了的俺。

一人面前一碗大米饭,桌子中间一大海碗炖肉,还有一大盘子炖白菜,另外还有一大碗炖粉条。

众人坐在桌子前,看着老妈炖的肉,不等吃一口大米饭就吃开了炖肉。

只见俺,碗里放着老爹给夹的一块肉,嘴里嚼着一块肉,筷子夹着一块肉,眼睛直直的盯着大海碗里面的炖肉……

老妈在一旁看着俺吃肉的样子,心里含着满满满满的爱 ,心疼的不行。

弟弟妹妹不知看了以后心里怎么想,怕是想,大哥怎么吃炖肉那样呀!两眼直盯着那碗炖肉,好像要把那碗炖肉全吞进肚子才痛快呢。饭碗要是能吃,也一起吃下去了。

湖北阳新干校,一位处长的夫人说的,我的孩子也在山西插队,插队在阳高县,你们都吃成了草包肚子了,肚子里没一点儿油水,光吃棒子面了,吃不到菜,见到好的就猛吃一气,吃到撑着了才罢休。

在北京见到了处长的儿子,就是在阳高县插队那个人,他说,阳高县老乡,经常吃谷子面。

何为谷子面呢。

谷子去掉皮就是小米,整个的谷子连皮一块上磨磨成的面就是谷子面。倒是省了一道工序,放进一风吹里面一过就得,花的也是一份钱呀!

一风吹是一种机器,倒在机器里面一磨一吹就吹入口袋里了。

俺还傻傻的说,那好吃吗!

他说,那还能好吃了!不是老乡粮食不够吃嘛。

处长的儿子记得叫‘王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有各的生活习惯。

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

不管是吃什么,吃好东西,不要吃撑着了,身体是自己的,不是人家的呢。吃的不好,也要吃饱了,吃饱了不想家嘛。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看地图得知,阳高县属于雁北地区,那地方比其他地方还艰苦些个哈。

从微信里面得知,雁北地区,自古就是苦寒地区。里面提到了谷子面,看来所言不虚。

山西好地方,晋中地方不错。还有晋南那地界产小麦多,晋东南产玉茭。

听人说,日本点着名就要晋东南的玉茭。可见晋东南的玉茭是不错滴,质量上乘。。

那时候,晋东南路上跑的好多日本的‘日野’货车,人们说,那就是晋东南的玉茭换来的。晋东南有着吃不完的玉茭。

湖南,四川人爱吃辣,无辣不欢。

俺极不爱吃辣,就因为有痔疮,吃不了三两天辣,就屁眼火烧火燎的了。

曾问过四川人,要是有了痔疮还吃辣吗?

四川人答道,有了痔疮也是辣椒照吃不误,宁愿嘴里吃的高兴,哪管屁眼那里火烧火燎呢。这就叫‘顾头不顾腚’了嘛哈。

也是,能顾一头就不错了,一心不可二用啊!

山西人爱喝醋,不是吃醋,是喝醋。

俺看见过山西人喝醋,拿大铁勺子舀出了一勺醋一口气就喝下去了。看那人,只一口就把醋就喝下去了,喝完还咂摸咂摸滋味儿。一咂摸咂摸滋味儿,可把我没喝醋的人引得嘴里直冒酸水。。。。我可没有那人的胆量像那样喝醋呀。。

山西人就是山西人,山西人爱喝醋名不虚传!

山西人打醋都是用塑料桶,没有见过用瓶子打醋的,用瓶子打醋那就不是山西人!

在石家庄,有人去太原出差,在库房借来好些个装食用酒精桶,带回来宁化府的醋,好些个人分那个醋。

去太原晋祠回太原到了有名的六味斋,吃饭时,问六味斋的人,卖醋的在什么地方?

人家说,那个地方好找,没有几步路就到了。

果真没有几步路而已。

一条小马路满满的都是卖醋的醋坊。

有东湖老陈醋,紫林老陈醋,水塔陈醋,等等陈醋。可是只有宁化府醋坊人最多,一人一个塑料桶在那里排队打醋。

石家庄超市里面宁化府的陈醋卖的最贵!

怎么说着说着说到卖醋了,净跑题了,说的是俺看见炖肉就兴奋,眼睛里面只有炖肉了,一门心思的吃炖肉,再不想其他。。

就这么吃了几天,肚子里油水慢慢大了,肚子有了油水的滋润饭量慢慢减少了,仍是比别人能吃,吃的老父亲到处找人踅摸粮票。一个人挣钱养家,那家境可想而知了。

住着住着就该回大黄庄了,回到插队的地方了,又该去吃自己吃不完的玉米面煮疙瘩了。

临走老妈必定包一顿饺子,紧紧的捏合在一起。心愿是好的,可是现实很骨感。

吃完老妈包的饺子就要滚蛋了,心里也是栖栖遑遑的了么哈!

弟弟妹妹上学去了,家中就有老妈和俺了,包饺子的任务就是娘俩的了。

俺擀皮,老妈包,包着包着,不知不觉的就包好了。

包的过程中俺是一言不发,很少说话,只是默默的擀着皮。

老妈倒是不停的说,‘到了地方好好干活,今天的力气用没了,明天自己又回来了,力气是用不完的,……’。

自己能说什么呢,还不是说好听的,从来没跟老爹老妈详细说过自己在外面的情况,马马虎虎两三句话对付过去了,就怕他们担心自己儿子啊!

一次,郭自强来家中了,他看到家中的态度,说了几句话,说的什么话已是忘却了,意思还记得。

听了他的一席话后,老爹对俺的态度来了一个转弯,有了很大转变。。

不再以老者的身份说教俺了,略略知道俺在外面的情况了,而是经受磨练去了。一磨一练,里面有什么呢,自己知道。。。。

自己只有默默的承受着,除了默默承受着,还能怎样呢?俺不知道了,只是默默熬着,总有熬出头的一天的哈。

插队七年时节,忽然,天蓝蓝,云飞扬,河水青青,一切一切都变了,真是喜事来了,挡也挡不住,俺的农业户口摇身一变,变成吃供应粮的人了。

变化之快,犹如插队办户口,市民变成了农民,也是在一眨眼功夫就有了变化。一字之差,怎么变化那么大呀!不敢想象!

可是这一切真真切切发生在俺身上。

还有好消息呢,那就是厂子搬迁,搬迁到石家庄市。

由山沟沟里头,搬迁至河北省省会城市,那是省府呀,又是好事一件。

当时由石家庄到北京火车票也便宜,快车车票每个人五块六毛钱。到了石家庄没几天孩子他妈就带着孩子回了北京,告诉两家人,俺们这回真的到了石家庄市了,不再蹲在山沟沟里面了,也过上城市生活了。

到了石家庄市,给俺最大的感受就是,石家庄的白面,包饺子没有一个破的。而是高平白面,记得真真的是,一回包饺子,煮后没有一个不破的。

是不是俺煮的时间太长了?不会吧,俺可是到了145厂子就干上食堂上班工作了。

怎么着省会城市比一个小小县城强了不少呢哈。

小县城,小城市,地区城市,省会城市,呀,呀,差的不少嘛。。

有人说,太原的白面好。

俺说,你又不在太原,太原的白面你吃不上啊哈 。。

这是在145厂子呆过的人说的话。。

至今仍搞不明白,,

一次在高平县医院住院,同病房的一个老爷们的女儿得知俺是山沟沟里头的,这天说起买鸡蛋,俺说俺们去村庄里面买鸡蛋怎样怎样的。

老爷们的女儿说,她们也下乡收鸡蛋云云。

就好像她是来自什么地方似的,就是个大人物了哈。还什么什么下乡的呢。

过了几天才渐渐明白了些,人家是吃供应粮的主,是城镇户口呀,人家住在城镇呢。县城也是一个城呢吧哈。。这么一想,终于明白了哈。。

俺虽然是在工厂,那个工厂在一个小小山沟沟里面呢。。仍是住在乡下,跟乡民也差不多嘛。。

人家在县城里,看不起山沟沟里头工厂的工人呀。

那时石家庄高楼不高,也就是六层楼居多。

刚到石家庄,看着成片成片的六层高的楼房,比145厂不知多多少呢,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145厂的几栋楼,少得可怜了 。。

现在石家庄又变了,成片成片的高楼拔地而起,数不胜数,满满的都是高楼大厦。

前个些年,盖的楼房就都是高楼大厦了,再也不盖六层楼了。

看报纸得知,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就是石家庄市。石家庄人大多数人住的是楼房,少有人住平房。现在城中村已改造的差不多了,农民变成了市民,也不再种地了,当年的农民已住上了高层的楼房,真可说是一步登天啦。。

幸福城市,石家庄排名在前几位呢哈。真是幸福死了嘛。。

幸福幸福着,可得好好活着呗哈!

说起插队,百语千言不知怎地说起,思绪丛丛,没写过日记,全是凭着自己的记忆,七年时光,也够熬煞人的,总算是熬过来了吧哈。

杂七杂八的,不知自己说些啥子喏,,

俺百年之后,坟墓前的碑上最好简简单单写上‘北京知青’,出生1951年12月--卒于年月,于1968年12月--1975.9月在山西-襄垣-大黄庄插队。。

有以上文字就知足了。

待俺把这话跟老伴儿说了以后,挨到了老伴儿一顿呲,老伴儿说,你还想那么多干嘛呀,没有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活好当下,真到了哪一天没有了,变成了火葬场的一股烟儿,爱怎地就怎滴吧。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想那么多干嘛,累不累啊。。

一番话说的俺大眼瞪小眼,直喘粗气。没办法,只好蒸自己的最爱吃的大窝窝头去了。明个早起炒一个大窝窝头,俺还就爱吃这一口。。

1975.9月份,还在晋东南,到了高平县国营145厂,那是个三线厂子。

高平古称长平,是一个古战场,秦国‘白起’坑40万赵兵就在此地。赵国经此一役,实力大受影响,再也不是以前战国七雄的赵国了。

每每有小摊贩卖烧豆腐,不大的一块烧豆腐,沾着蒜汁吃,人们说,那是吃‘白起’的心呢。

高平有一个村子,叫做‘骷髅村’,传闻村民在种地期间还偶尔从土里刨出来过锈迹斑斑的箭头。。

1988年8月8日到的石家庄,至今仍在此地。。

1988年8月8日,吉祥的数字,吉祥的日子,有着吉祥如意的象征,这真是个好日子么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5-27 7:19: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