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山西地区插队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山西汾河水 』 → [原创]插队记忆
您是本帖的第 6252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插队记忆
山西来的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4403
积分:23532
注册:2008年8月6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山西来的

发贴心情

插队记忆20

插队与干校,吃饭不在一个水平线与档次上。

仅从油水上来说,

插队几年,吃完饭洗碗,用冷水一涮就得,干干净净了。

在干校,吃完饭洗碗,用热水也难洗干净,真正想干净,得有点儿碱面,才能洗的干净。

由此,可看出,水平不一样,档次也不一样了。

干校,乃干部学校,是干部呆的地方。

普通职工,也去了干校,真有点儿说不过去了。不但去了,还一家子去了,(除俺之外)不过还好,他们户口没动,还在原地。就是转了粮食关系。

不像插队,户口与粮食关系一个没有留下,统统迁往插队的村庄。

那个部的干校在长江南岸的江边上。

三国演义中提到的富池口,就在长江南岸的边上。富池口是一个港口,港口上有客船货船往来,上下客人与货物。

离着富池口不远,有一个地方叫半壁山,半壁山一侧就是长江。这个半壁山真是半拉山,邻长江一侧就跟刀切的差不多。长江到了这个地方变窄了,水流急,轮船到了此地都是气笛长鸣。半壁山上刻着‘镇江锁钥’四个大字。

那个干校总部就设在这个地方。

离着半壁山看得见的地方上游,就是老渡口,是供应处所在干校连队。

老渡口江对面是田家镇,属于蕲春县。后来看书得知,著名百草纲目的作者李时珍就是蕲春县人。田家镇是一个港口,供小客轮停靠。犹如火车站分大站小站,火车分慢车快车一样。慢车是火车站一律停靠;快车只停大站。

一次,从田家镇坐渡船对岸的老渡口。大轮船只到武穴,是长江下游,没办法,只得在武穴小旅馆睡一晚,第二天再坐小火轮往上游走,小火轮停靠田家镇。

渡船是一条木船,木船先往上游划,划出一段再掉头,扯上风帆,两个船手一齐用力划船 ,那条木船顺着长江慢慢斜着往老渡口慢慢走。

由于渡船是斜着在江水中走,船板一侧高一侧低,低到江水离着船栏板只有一尺来高。两位船员卖着力气,两个浆则是嘎咕嘎咕响,一个人一条浆,眼看着渡船在江水迅速的走着,眼睛看着了长江,坐在小渡船里,心里很是觉得新奇,可是心里不害怕,待到过去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儿后怕,万一掉进去了,那小命就没啦。内心的滋味儿不可言表呀。。

长江横渡这岸到那岸,还是要走一会儿的呢,毕竟那是长江,那长江宽呐。。

不是小河沟,几步就过去了。

到了长江南岸,爬上岸,不远就到了家了。

跟着供应处连队买过鱼 。

一天,老父亲说,没事你跟着去富池口看看,去看看连队买鱼。于是跟着两个人拖着一辆平板车去了富池口。

卖鱼的地方紧靠长江边上的叫什么名字的小河口边上,一座大屋子,屋内有着大大的空地。

俺们到的时候,还没有鱼。问过之后得知,等一会儿鱼才能来呢。于是我就跟着人家逛逛富池口。

富池口不大,看样子是个镇。里面有卖菜的,卖粮食的,还有一个卖小百货的小商店。

几位老妇人围着一个池塘边洗着菜,嘴里面说这什么。细听听,听了一会儿,也听不明白。

于是问老妇人,说的什么呀?听不明白。

老妇人答道,说洗菜呀,聊天呀哈 。

湖北的话不好懂,湖北阳新县的话也难懂啊。

他们说话是,什么什么哈,什么什么哈的。

一句也听不懂呢哈 。。

等一会儿去卖鱼的地方看,果然来鱼了。还有其他的一个连队前来买鱼。

老父亲连队专挑鲤鱼,桂鱼。

那个连队就要鲤鱼,胖头鱼。

桂鱼是湖北极好吃的鱼,(桂鱼还是鳜鱼,音都差不多,可能鳜鱼准确些个)桂鱼在北京要卖到一块多钱一斤,在这里所有的鱼一个价,就是三毛钱一斤。

老父亲连队挑了一大堆鱼,过了秤,装上车,慢慢走吧。

那个连队也装满了车子拉回去了。看了那个连队, 可能是部里面的人。

由此得出一个我的结论,部里面的人,不一定就会吃;部的下属管理局的下属单位,也有可能比他们会吃。

原因如下,老父亲连队买鱼,专门要鲤鱼桂鱼,现在桂鱼要卖到四十多元到五十多元一斤,以前也有卖的一块多钱一斤。那时的带鱼才卖三毛八一斤。想想价值,就知道那个鱼好吃了。桂鱼吃着嫩,香,是有名的鱼种。

在干校,吃饭方面不成问题,每天就是大米白面。由于处在湖北阳新,天气原因,菜蔬不断,各个季节都有产出。

俺有两个吃鱼吃痛快时候,一个就是在干校,一次是在145厂,那次厂子买了好多大鱼。因俺就在食堂工作,食堂做鱼,俺就买来吃。

俺觉着,干校要比北京家里吃得好。经常吃鱼,经常吃肉,每天菜蔬不断,整天大米白面,没有粗粮。干活就不说了吧。

还有一点,就是每天不用做饭,吃饭到食堂,饭菜管够,吃多少打多少,没有看见有倒菜倒饭的,感到人们挺自觉。。

曾经跟老父亲说过,俺来你们这行吗?

老父亲说,不行, 我们都没动户口,户口还在北京呢。你来这算怎么回事啊。

干校有好多青年学生,整天大米白面吃着,看的俺眼馋。

他们都是随父辈来到此地的。

在这里还碰到了一个同学,身旁站着她的父亲。才得知她的父亲在部里面的干活。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同学的名字,朱培文。好像没记错。。

在干校住了一个来月,过完年就该回去了。

一天,一个人问俺,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呀。

俺无言以对。

老父亲说了,回去吧,这里不比家里,住在一起,谁都看得见。

于是,老父亲找的,搭了一辆黄河卡车,到了武汉坐火车回到了插队的村庄。结束了干校之旅。。

记得在干校听说,一个局长平反了,补发了工资,让别人带回北京。那个人坐火车,在火车上,把工资放在一个书包里一个饭盒内,再也不看一眼。下了火车,拿上那个书包就走,里面一分不少。足见那个人十分聪明。

连长叫父亲去一趟。

老父亲去了连队,连队长官说,你准备准备回去吧。

老父亲感到很奇怪,说, 去哪呀?  他心里还懵懵的呢。

长官又说道,回供应处。

父亲说,回供应处?哪个供应处?

长官看见父亲还是懵懵懂懂的呢,干脆明说了吧:‘要你回北京市呀!’

老父亲这才回过味儿来,说,感情要我回北京供应处呀,我说怎么看见了供应处的人两个人来了这呢,哦,谢谢组织,谢谢啦!

老父亲欢天喜地地出来了。

离老渡口不远处,新建了一个做电话的工厂,有的北京人调去了该工厂。他们心里觉得我们解放了,再也不去干校了,而且分到了该工厂,幸运之神照顾着我们。无比幸福!

谁也想不到,还有回北京一说。

干校撤了以后,留在当地工厂的北京人不知怎样了,是否已回了北京,不得而知了。。

本来想着写一件事,不想,写着写着写成了这个样子,真是思绪百千嘛哈。

瞎写一气啦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4-14 7:34: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