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优秀作品赏析,心得体会交流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五、文学天地 主管超版 大江东去『 转帖精品优秀文章 』 → [转帖]黄土高原上的侯庄湫
您是本帖的第 1127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转帖]黄土高原上的侯庄湫
通州老同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连长
文章:171
积分:1799
注册:2011年11月3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通州老同志

发贴心情
[转帖]黄土高原上的侯庄湫
转载黄土塬人的博文:六十年前,我在孩童时代,亲身经历过天旱时,黄土塬农民在南北龙眼湫里祈雨。因此,对黄土塬人祈雨习俗,至今震撼不息。我重新回到黄土塬上,又听到了湫水的美丽传说。
轩辕黄帝是条龙,龙的故乡在黄陵。
龙头枕着长寿山,龙身恒卧侯田塬。
龙尾摆水洛河畔,龙眼南北冒清泉。
黄土塬的两个“龙眼”,一个在侯庄南沟壑;一个在侯庄北沟壑,两个龙眼之间,直线距五华里,占地面积一百多亩。一年四季水深都在五十多米,夏天绿波荡漾,冬天永不结冰。黄土塬人称它为湫[diu],《辞海》称“内陆湖”,属国家级的两个文物。古人有诗云:
绿水盈余,四季不竭。碧波荡漾,清澈透底。
泉涌连绵,严冬不冰。久经沧桑,滞留黄土。
天旱无水,烧香祁雨。民称神水,千年敬奉。
黄土民谣“水是老子粪是娘”。天雨,是黄土人赖以生存的根子,直接关系庄稼的丰欠,粮食的丰欠,就直接关系人的生存。因此,在黄土人的心里,农耕不仅是栽培技术,而且与崇拜信仰,息息相关。故黄土塬上的祈雨仪式,为广大黄土人共同的意愿和行为。
每逢盛夏,天不下雨,塬上无水,庄稼枯死,人畜性命难保,黄土塬便爆发势如天崩地裂,到湫里祈雨的习俗。常见以“晒龙王”的方式,采取祈求、贿赂、强迫三种手段,让龙王降雨。
人们从龙王庙里神台,将龙王塑像抬出,放在太阳下暴晒,让他饱尝烈日烘烤之苦。然后,敲锣打鼓响乐器,抬着龙王塑像游乡,每走三步便打一麻鞭。有的地方,抬着水母娘娘、关公塑像游乡求雨。
有选一青年男子,化妆成龙王形象,全身使用铁链捆绑,由八抬大轿抬着游乡祈雨。疯狂的饥渴农民,敲起锣鼓,打起社火,高唱祈雨歌。
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几十几道湾?
几十几条船上,几十几根杆?几十几个艄公把船来搬?
我晓得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九十九湾里九十九条船。
九十九条船上九十九根杆。九十九个艄公把船搬。
黄土塬民间,祈雨活动一旦爆发,真是一村点火,村村冒烟,顷刻间就会烧遍原野。几十个村庄的老少爷 们,在裸露的上体涂满黄泥巴,头戴柳条绿叶帽,手持柳枝长棍,从四面八方汇成人流,用木头架子高抬草编的火龙,敲锣打鼓摇旗呐喊,飞奔黄塬南北沟壑的湫里祈雨。
成千上万的祈雨人群,被干旱逼得已经发疯,全身的奔腾血液,都憋到被阳光晒成赤铜色的脸上,胸膛里发出的怒嚎吼叫声,如同天空“嘎巴嘎巴”不断爆炸的惊雷。如同铁板坚硬的赤脚,所过之处,震的黄土地“忽喽忽喽”,摇晃不休,漫野飞扬起的黄土,遮天蔽日,使暴晒无情的太阳,羞耻不出。
午时三刻,祈雨人群赶到湫边,手执麻鞭的领头人,一声响鞭似狂风呼啸,天摇地动,沟壑回应。炎热饥渴难耐的人群,“噗通噗通”跳入湫水,把拖着的“火龙王”,踩在水底里,尽情在久违的清凉湫里,欢闹戏水。祈雨人群炙热的体温,似乎烧烫的湫水,飞上万里无云的蓝天,霎时变成团团乌云,暴雨就降落在黄土塬上。
领头人又一声响鞭,人群从湫里拖出湿露露的火龙王,重整旗鼓吼叫呐喊,抬回盛在磁罐里的湫水,供奉在村中央的祈雨台上,顷刻间疾风暴雨,就会降临在黄土大地。如果,当日无雨,祈雨人群聚集不散,日夜烧香祭拜。
家家户户把取回的湫水,敬在土地爷的神龛里,天天磕头祷告。七日无雨,将以更大的行动,多次再去湫里祈雨,直到老天下雨。黄土塬人还在雨里,赤身唱歌。
九曲的黄河十八道弯,一年四季里我搬水船。
日头头烤红胳膊膊腕,风里雨里浪花花里钻。
生就的骨头练就的胆,水猫喜欢浪花花里钻。
仰脖喝了一壶老白干,我骑上这黄龙赛神仙。
翻过了哎一山又一山,翻过了一山又六道湾。
麻绳绳拉住哎往上搬,亲上一回妹妹脸蛋蛋。
头顶上红日脚踏上板,涨红了板筋撑烂了船!
涨红了板筋撑烂了船,我一杆一杆往上头搬!
黄土塬上的老太太,三伏天祈雨,十分灵验。她们一身素装,个个穿白衣,戴白帽,着白鞋,持白巾,似白衣天使,降临黄塬人间。在炙热的正午时分,三五为伴,七八结群,移动三寸金莲,摸爬滚溜,来到沟壑滴滴答答的小泉边,用双手清除污泥,拔草围堰,使滴水聚集成潭。
虔诚的老婆婆,冒酷暑炎阳,不吃不喝,跪地烧香,磕头不起。她们热爱生灵的行为,感天动地,有时当天,有时两天,最多三天内,烈日似火,万物死寂的黄土地上,倾盆大雨就会降临。此时,是孩童最得意的时候,成群结队在雨地里,戏水玩耍唱儿歌。
红鞋鞋,绿袜袜,我在河里捉鸭鸭。
鸭鸭还没吆上岸,我妈叫我去吃饭。
我家今天包饺子,桌上摆着花碟子。
花花碟子装馅子,伴上辣子捏饺子。
吃完饺子吃包子,又吃八碗凉皮子。
我妈舀水洗碟子,妹子要洗脚丫子。
我妈叫我洗碗哩,我在碗里洗脸哩。
我妈叫我洗锅哩,我在锅里洗脚哩。
我妈叫我喂猫哩,我在树上摘桃哩。
我妈叫我喂猪哩,我到墙外撵鸡哩。
我妈叫我饮牛哩,我学我爸摇耧哩。
我妈叫我喂马哩,我和黄狗玩耍哩。
我妈气的打我哩,我在挤眉弄眼哩。
我妈拍我屁股哩,我就钻进妈怀哩。
我妈替我洗裤哩,我就光身游水哩!……
天旱祈雨习俗,在黄土塬由来已久。古代神话传说,人间的风、云、雨、雷、电,都是由风师、云师、雨师、雷公、电母掌管。要降雨水,更是由龙王亲自布施。于是,民间天旱祈雨中,都把龙王作为主神,祭祀或者惩罚。
佛教《华严经》,道教《太上洞渊请雨龙王经》均记载:“遇天旱或遭火灾,诵经召龙王,即可普降大雨”云云。其他一些古籍书中,也有上述内容的文字叙述。黄土塬民间的祈雨习俗,证明它不但源远流长,而且有文字佐证。
我小时,听奶奶讲过龙王家族美丽的传说。其中,有个丑陋无比的农家秃头姑娘,她被后妈虐待的死去活来。可在她十八岁生日,天空一阵电闪雷鸣过后,风和日丽,凤鸣村舍,百花盛开,歌舞升平,丑姑娘突然脱去头上的秃痂,变成了风姿绰绰的仙女。
湫里龙王三太子,登门求婚,花轿迎娶,旌旗开路,锣鼓喧天,人欢马叫,热闹非凡,众人庆贺。丑女嫁龙宫三太子的故事,至今仍然在我的脑海里流淌。可奶奶没有说那个丑姑娘,姓什么,叫什么,是黄土塬那个村子人?但这感人的民间爱情故事,却在黄土塬的人群里广泛流传。可奶奶十分肯定地告诉过我,这故事就发生在黄土塬的湫水里。
近年,黄土塬的人民政府,在开发本土风情民俗资源中,视湫水为宝贝,在通往湫里的荒峁上,修出了盘山柏油公路,平坦地直通水边。据旅游公司宣传资料说,黄土塬湫水中放养的鱼苗,大的已有十几斤重。如今,南北龙眼已成为国内外八方游客,络绎不绝来黄土塬游览,盛夏消闲,观看神湫,划舟戏水,柳荫垂钓的名胜风景点。
我回乡观看神湫,荡水湖面,如同嘻戏在杭州西湖,奇景胜过三潭印月的宁静和悠闲,但我的心潮翻腾,也唱几句感受词:
人有祖先树有根,龙是黄土老祖宗。风调雨顺日子好,祭祀坛上摆黄金。
湫眼喷出轩辕酒,世代抚育黄土人。天天吃的黄土粮,顿顿喝的黄土水。
人人穿的黄土衣,夜夜睡的黄土床。黄土是神水是仙,黄土是我娘和爹。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21:10: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1611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