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原创小说散文习作、展露风华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五、文学天地 主管超版 大江东去『 原创小说散文 』 → [原创]“你咋学的这么小气呢?”—路迹五十
您是本帖的第 254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你咋学的这么小气呢?”—路迹五十
党项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旅长
文章:705
积分:7197
注册:2014年1月25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党项人

发贴心情
[原创]“你咋学的这么小气呢?”—路迹五十



   “元朝呀,你今天咋学的这么小家子气呢?你说说你说说,你们公社有啥好东西?不就是有点果脯果酒嘛,还舍不得拿来让我们吃吃。”县委史书记打断正在给他为首的县几套班子汇报工作的桃林公社党委书记元朝的话语,书记的语气显然略带不满调侃“我说嘛,咋这回到元朝这里来,怎么老觉得少点什么?原来是没有上果脯嘛。哈哈哈。”随着书记的笑声,各位领导也纷纷的笑了起来“就是的嘛就是的嘛”、“元朝元朝,你也太抠门了,太抠门了。去,去,拿点来,不让我们尝尝还成?”、“是呀是呀,元书记,你还让我们自己动手吗?嘿嘿嘿。”

   “不是不是,史书记史书记,各位领导。你们这样说我可担当不起但当不起的。”元朝赶忙声明。刚才,他正在给领导们汇报近期以来公社的各项工作。由于工作实在汇报稿子又是元朝自己写的所以简明扼要句句切中重点没有一点废话套话。在座的领导们频频的点头称赞。元朝有点得意心想这段时间的辛勤工作没有白费,虽说千辛万苦心苦肝苦但得到了领导们的认可,更重要的是为群众带来了实惠。做为公社干部,能够给老百姓做点实事那是本份工作应当的必须的。    

    元朝正在汇报时,觉得有人径行推开紧闭的的会议室门走了进来。元朝刚想说谁这么没有素质连门也不敲就径行进来但看见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史书记的司机徐河山。人们常说领导的司机顶半个甚至多半个领导咧。君不见京城某“靠山”力量的司机为了要科部级待遇给领导强调“全处工作司机的功劳要占大半呢”所以元朝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见徐河山走近书记耳边低下头低低的不知说了几句什么。没等徐河山的话说完,史书记就抬了抬屁股打断元朝的汇报发表了开头的那段“指示!”

    元朝听了书记的“指示”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赶快声明自己绝对没有小家子气。并且给各位领导表了个态“哈哈哈,书记批评的对批评的对,就这点事呀?没麻达没麻达。各位领导稍安勿燥稍安勿燥,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说完后他站起来走出会议室去了与公社一墙之隔的果脯厂。果脯厂目前还没有能力修建新厂房所以暂时借用公社旁边过去为知青修建的一排窑洞中开始了创业。

   在去果脯厂的路上,元朝脑海里浮现出前一向公社研究社队企业发展工作时的那一幕:

还是元朝主持两委会研究如何进一步加快社队企业发展时,主管企业的领导在谈了各企业当前情况后,认为全社的企业一般来说还都不错。就是果脯厂的情况差。市场非常需要他们的产品但他们就没有东西!不少提货的都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去。“这个样子下去的话,今年亏损是必然的了。”主管领导最后说了一句。

“不能呀。”元朝半信半疑地,“果脯厂使用的基本原料就是上不了等次的苹果,咱这苹果乡来说还不多的是!前一向果脯厂温厂长找我说他们的生产很顺利就是原料一时跟不上已经影响生产了。我特地去寺河大队找到大队久书记协商,人家坚决支持!无偿地给厂里支援了近百吨苹果嘛。大队副书记小郭亲自给厂里送去的!我不是还请你们几个陪人家吃了一顿饭嘛。怎么?如今连个货都供不上呢了?是原料跟不上还是其他原因呢?你们没有找找?”

“找了找了。”主管领导见元朝的脸色不好看,连忙说“原因很简单。到厂子里去白吃白拿的太多了。据温厂长反映,有的时候刚从生产线上下来的果脯,还等不及包装就被人给拿走了。有的甚至......嗨,不提了不提了。咱公社驻地的群众都讽刺果脯厂是‘特供厂’呢。”

“什么?”元朝闻听头“轰”的一声。这真TMD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当初为防止个别人借机盘剥社队企业,元朝特地主持两委会在学习外地管理经验的基础上制定了社队企业产品产销管理制度。明确规定禁止一切从社队企业“一平二调”“白吃白拿”的现象。否则不仅所有费用由当事人承担,是党员的按照党纪处理,是干部职工的按照政纪处理。

这两年只顾忙于边远地区生产队尽快脱贫的元朝。作为一个公社的党委书记大事都够自己干的了,而且元朝工作对人的基本观点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所以对其他领导主管的工作他只是注重监督一般是不干预的,也就没有注意也没有料到白吃白拿竟然要把好端端的一个厂子给整黄了。

元朝定了定心,气愤地说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不比国民党还国民党了嘛!“这件事,作为公社一把手,我向县里检查承担责任。至于主管领导你自己看着应当怎么办!而且就这个问题,公社只有一个态度,查!到底是谁白拿了谁白吃了?谁批准的?都拿了多少?这件事,请刘主任直接负责,纪检委员、武装部部长和公安特派员,你们几个参加。今天散会后就开始查。必须查明白!我先说明,公社党委成员的调查,你们从我开始!如果发现我有白拿或者我批示给谁白拿的情形,不要大伙说,除费用我自己负担外,我主动向县委辞职去!”

以后刘主任他们通过调查得知,这白吃白拿的问题果然非常严重。不光有公社的一些领导、科室,还有公社管理的有关单位。“另外,上级部门的也不少。特别是......”刘主任吞吞吐吐地半天还是说了“县委机关车队那些个司机经常来拿,每次都是几箱几箱的往车上搬!尤其是史书记的那个徐司最为突出。每次来都是打着书记的旗号不是说给某某领导就是送某某单位的。厂里对此也很头疼但总怕得罪人也就......。”

根据调查的结果,为了杜绝这种现象确保社队企业正常发展,元朝主持公社党委会经过研究决定对果脯厂进行那个时代非常时髦的“整顿”。重新配备厂领导,决定由公社管委会一名副职去当厂长。并责成新的厂领导班子修订完善各项管理规章制度尤其是产品出库管理制度。对调查组调查出来曾在果脯厂白拿白吃过的,凡是本公社管理的单位和干部,一律责成补足费用并予以批评,“不搞既往不咎”。但对上级一些机关、部门和“首长”来厂“视察”、“指导”、“检查”过程中,或暗示或明要的还有为某种关系主动“馈赠”的则区分情况妥善做了处理。毕竟那都是“有关部门有关领导有关人员”嘛。公社还有许多工作需要人家支持嘛。都一刀切即使元朝有这个胆量实际上也是行不通的。君不见当年某大城市查处某市长公款购买若干屋子分配给相关人员,事发后凡是市管人员都无条件退房但上面的则不哼不哈就这样了嘛。

为了落实整顿成果,元朝主持党委会通过决议,今后无论有什么公务活动,公社都不许从包括果脯厂在内的社队企业白拿产品或者“赊账”。凡是确因公务需要社队企业产品的只能由主管领导一支笔审批,按价从社队企业购买。“以后县里来人需要上果脯喝果酒的,谁决定谁自己掏钱!”元朝最后在会议上总结强调。元朝还要宣传干事请媒体到果脯厂采访,“突出强调整顿以后厂里的新领导班子是如何加强管理杜绝白吃白拿的问题发生。”元朝专门给这次宣传活动定了一个调调。这以后元朝特地要宣传干事整理了一个简报上报下发县委县革委会县里有关部门和公社所有大队、单位、部门。“声势搞的大大的。”

今天县上的领导来检查工作,公社就没有像过去那样在会议室的小茶桌上摆放果脯呀什么的。这也没有神马本来就是应该的。领导们也没有说什么。不想徐河山这一进来一嘀咕就整出了这么一出戏,不仅把汇报会的进程打断了,元朝还被书记戴了个小家子气的帽子。作为公社的一把手,这帽子不大也不小咧。

紧跟进来的公社副主任兼果脯厂厂长也俯下身子给元朝低低地说刚才徐司又到厂里打着书记名义要求厂里给车的后备箱装果脯、果酒“满满地。”只因制度所以厂里婉言谢绝了他这次的要求,徐司很不满意骂骂咧咧地上车狠狠地摔了几下车门走了。元朝说知道了要他先走了。

一路胡乱思想的元朝到了果脯厂,掏出钱包说称5斤果脯,等人家拿来元朝一看也太少点了又咬了咬牙说再来5斤吧。好家伙,10斤果脯就花了元朝半个月的工资。元朝心里想这下子回家后又该接受“批评”了但眼前的事要紧顾不得了。

元朝端着果脯快步走向会议室,徐河山凑上来叫了声“唉、唉,老元,正好正好遇到你了。你赶紧给厂里说一声,怎么这么没有眼力价?史书记要的都敢不给。我说元哥,你平时怎么教育的他们嘛?”元朝听了后,脚步不停地,因为领导们还等他汇报咧。元朝笑了笑地说“河山呀,不是我没有教育好他们,也不是他们不给你这个面。而是公社刚刚定了制度不许从厂里白拿任何产品,所以呀他们......”“什么制度什么制度?制度还能管得了史书记?........算了算了不说了,就请你就给他们发个话,把东西给我装上车就行了。”

“那不行。”元朝当即回绝了徐河山的要求。“河山啦,这制度定出来后,咱们就要严格执行。要不然还叫什么制度?再说了,到企业白拿白吃,本身就不符合党的一贯作风。我们领导干部必须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作为领导身边的人,老兄我劝你一句也是要适当注意一些呢。否则对你不好对书记也不好。你说是不是。”

“好好好。你不愧是马克思主义,党的好儿子,人民的好领导,县委的好干部。好、好、好。”徐河山转身就走了。

元朝回到会议室,端着盘子一一走到各位领导跟前,领导们笑着用牙签挑了果脯“品尝”。都说有进步有进步,比以前的好吃多了好吃多了。史书记挑起一块放进嘴里说“这就是嘛。你让大伙吃一点嘛,这没有神马嘛。元朝呀,你什么都好,就是有的时候呢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啊。你不要不服气,我说的是你在使用公家的钱这方面,啊。你花个人的钱那是没有说的。当然,不是说必要的规章制度不要。那得要必须要。上次我看见你们公社关于整顿果脯厂的简报,就那些白吃白拿的情况,我很生气!还批给纪检委张书记要他们全县转发咧。元朝,你们做的对,就得这样做。那这?今天的果脯是?”

“您放心,各位领导,今天是我元朝个人掏钱买的请客。绝对没有白拿白吃。”

“那怎么行呢”、“是呀是呀,你才挣几个钱呢”“不妥不妥”。领导们纷纷表态了。元朝说这没有什么“我到了县里你们掏钱请我不就行了嘛。到那时咱们可是上大酒店。啊!”众领导纷纷笑着说元朝精明,“不亏本不亏本。”“没麻达没麻达。”“要的要的。”

元朝顿了顿说“各位领导已经看过我们公社整顿果脯厂的情况汇报。公社正是在书记、县长、各位领导的正确领导下,按照各位领导的指示精神,为了社队企业的顺利发展,公社两委会敢于管理,修订完善了相关管理制度,特别是对白拿白吃社队企业产品的问题,更是下了很大决心坚决予以杜绝!所以这次呢,就没有如同往常那样给各位领导再上果脯什么的。这点怪我,在开会前没有给领导们讲清楚。我做个检讨。”

“你做个什么检讨嘛!”史书记不高兴了。“我们又不是到你这里讨吃来了。说这个干什么!继续汇报。”

于是元朝略带点尴尬地继续汇报。不过会场的气氛可没有之前的好了。各位领导不是低着头慢慢的品着茶水就是仰望着天空抽着香烟。元朝自费买来的那些果脯放在那里也没有人再“品尝”了。

还没等元朝汇报完,徐河山又进来了,他先是狠狠地看了元朝一眼,那眼神塞满了极为不满又瞧不起人的色彩。他旁若无人进来又是低头给史书记耳边嘀咕了一气,这期间还抬头看了看元朝。在场的县长等领导见徐河山再一再二地进出打断会议进程都表现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史书记见此脸上挂起厌恶挥了挥手要他出去了。

元朝终于汇报完了。从徐河山二次进来咬了耳朵后一直仰望星空梳理着自己那标准的毛式大背头的县委史书记,顺便说一句,当年史书记四处宣扬自己这模样像老人家结果被造反派给批斗了个不亦乐乎成为本地一段史话。史书记直起腰来问其他公社领导有无补充。这种官场谁也知道不能再补充了所以都摇头“ES”没有了。

“咳、咳、咳。”史书记干咳了三声,县里的干部都知道,这是书记要“指示”的开端。但这次出乎人料的是,书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了句“呀,这不知不觉地都快中午了。走,咱们到山村塬公社。”元朝忙说“我们已经备好工作餐了,这已经是中午了,各位领导对我们公社的工作还没有做指示咧,这就走?”

“啊,啊,没有什么,没有什么。这不是还不到12点嘛,不到12点就不是中午嘛,那咱们还没有下班嘛。没有下班那就要工作约!至于你们的工作,刚才听了汇报,这就很好嘛,很好嘛。你们就按照上级要求结合你们公社的实际好好工作就行了。还要我们做什么指示?我管全县几十个公社上百个单位十几万人,整天都要指示指示的,我哪有那么多指示。走!”

随着史书记的吆喝声,各位领导忙不迭地争先恐后地走出会议室,生怕落了后给自己带来神马灾祸。

元朝和刘主任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声,跟随着领导们出了门,怎么也得把领导们送上车呀。

趁这个当口,刘主任低声问元朝,“元书记,要不给他们装些?”“不要!”元朝坚决的回绝了。“我们不能让人民群众骂我们变成国民党了。”“可是你看.....。”“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天塌了我扛着,你不要怕。”元朝斩钉截铁地回答了刘主任的话。他明白刘主任是为自己当然也是为他为公社好。但元朝知道,此事一旦开了口子,很容易,但那样做的后果绝不是白吃白拿一点果脯的问题而是危害党风败坏党风的大事情!所以元朝明知今天县领导不吃工作餐不做指示是给他难堪呢,但他自信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党风正气所以他不怕!

史书记走了没几天的一个夜晚,元朝在公社值班。突然卫生院院长跑来还没有进门就喊叫“元书记元书记,快快快。”元朝赶快迎了出去“什么事你.....?”

“快想办法找个车吧。刚才后山大队送来一个肚子疼的厉害的孩子。我们初步诊断是肠梗阻。必须马上送县医院手术。刚才我们给县医院联系救护车人家说车去地区拉药今天不回来。这下子就麻烦了。一旦延误孩子恐怕?”

元朝立即给派出所打电话。在公社驻地单位只有派出所有一台车。不料所长说车下午出警了。“去了灰石村,那里发生了一起伤人案子。元书记你知道就是现在能联系上他们马上往回返没有五六个小时也是回不来的。”“唉呀,那可不行。不要说五六个小时就是三两个小时孩子都可能盯不住呀。元书记,怎么办呢?”

元朝心急如焚忙但没有慌乱,他一方面要公社其他干部给几个有车或者有拖拉机的单位和生产队打电话联系看是否能够帮助一下,一方面亲自到公社电话室拿起电话给县委办公室打电话要求派一部车来。县里有规定,公社有紧急情况,党委书记有权朝县里要救援的。接电话的县委办公室王主任当即答复他马上安排。

孩子的病牵动众人的心。王主任的行动那叫个快!元朝刚放下电话电话铃就响了。王主任告诉元朝徐河山下午去你们公社了呀。“你告诉他我说的让他跑一趟就行了,这不还节约时间了嘛。”

“徐河山来了我们公社?”元朝不知道!他当即问在场的人都不知道。王主任告诉元朝没有错。“公社供销社,你去找。绝对的。”元朝当即请刘主任去找徐河山。听说有车,院长和孩子的亲属的脸上表情都放松了。

不料刘主任回来说徐河山真在供销社而且车就停在那里。但“人家说了,他们有制度,不能去。再说了要去也得‘元书记指示嘛’”。

元朝知道是上次那果脯一事闹得。本来元朝对这号人物根本不想搭理但今天不同,为而来这个农民的孩子。元朝一路小跑到了供销社。见了正在那里吞云驾雾“四条八万”的徐河山。元朝顾不得这些乌七八杂的事尽管陪着笑脸抱起拳头“河山河山,你好你好呀。我不知道你来公社了,不然怎么也得请你喝点水嘛。你看兄弟,我这当哥哥的尽给你添麻烦。这不有个孩子突发急症需要马上送县医院。不然生命都有危险。兄弟你辛苦!跑一趟?”

坐在沙发上的徐河山屁股都没有抬一下,只因元朝是用了人间最大的礼数拱拳致礼所以嘴里还是“嗯、嗯”了几声。但对于元朝请他“跑一趟”则根本不再理会照样“东风”、“碰”的继续战斗。

元朝心里急呀。这时间就是孩子的命呀。于是元朝再次抱拳拱向徐河山“河山河山,你就辛苦辛苦吧。你不看我的薄面就看在病孩的面上吧。兄弟兄弟,就算老兄求你了。”

“不行呀,你们有制度,我们也有制度嘛。这县上的车谁想用就用?那是不行的!咱们都是公家人,我更是领导身边的人,更要遵守制度嘛。你说是不是,元书记?”

元朝忙说“这没问题。我给王主任打了电话请示过了,是他告诉我你在我们公社。要我告诉就请你跑一趟。你就辛苦一趟吧。兄弟。”

“去他*的吧。这些当官的真他*的不知道我们这些车豁子的死活了。妈的我整天伺候史书记累得要死,这刚有点闲工夫就又派活。跑一趟,说的轻巧。老子今天就不去!看谁能把老子怎么样?”

元朝气愤不已“什么人”但为了大局更为了那个孩子他还是忍住心里的怒火,仍然面带笑容说“河山,这话你就说的过了点了。我这当哥哥的要说你两句.....”

“你算老几,说我?怪不得史书记说你狂.....。哼!也没有几天蹦跶头了。”

这下子把元朝给惹急眼了。看着在一旁急的直掉眼泪的病孩的父亲和直吸冷气的卫生院院长。元朝马上开口说“怎么着,我算老几?那我就明确地告诉你,在这桃林公社我就是老大。马所长,去!把车钥匙给我拿过来。他不开我开!救人是第一!天塌下来我顶着!我看能把我怎么着!”

在场的人已经对徐河山的行径非常地不满只是众所周知的原因敢怒不敢言或者是不愿言而已。当元朝敢于冒犯这个形是人其实不是人的东西当然巴不得呢。马所长上前强行从徐河山口袋里掏出钥匙交给元朝。

元朝不顾徐河山在背后大喊大叫,有马所长挡着他呢他也不敢怎么着。在文化大革命中学校停课期间整天跟着车队司机东奔西行的元朝,早已经学会了驾车。为了这个病孩,他今天晚上亲自出马了!

元朝驾车把孩子连同其父亲和卫生院院长一并送到县医院,就守候在抢救室门外。也不管自己强行夺车一事已经惊动了整个县城!县公安局接到“县委书记身边的工作人员”徐河山报告的“桃林公社书记抢了县委书记的公务车拉着私生子跑了”的“特大警情”后,值班局长,一个地区公安处下派的挂职干部也没有认真思考就立马派出若干警力四处查找还上报地区了咧。地委张书记打电话问史书记。史书记一愣但当即反应过来“谁报的?这肯定是假的!元朝我还不了解,他哪有这些瞎瞎事呢。我查查,查明白了我再给您汇报。”

史书记恼火地放下电话又拿起电话找县委常委兼公安局局长,得查明白是咋回事呀!当然他绝对不相信元朝抢车至于拉私生子那更是荒唐至极的。

县委常委兼公安局长正在训斥值班员“怎么不动动脑子?打电话问问公社派出所知不知道这件事不就清楚了嘛。”值班员忙打电话一问马所长当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局长气得正想大骂派出警力查找元朝的副局长一考虑人家是下派就没有说什么了。只是要“把派出去的人都撤回来!”这当口史书记的电话来了,局长赶忙接过电话报告了情况。史书记听了后哭笑不得说这个徐司呀尽给我找事。“嗨,元朝也是,你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嘛,非要整出这大动静来。”逐嘱咐局长把善后工作处理好。

史书记想了想,拿起电话拨通了张书记的电话“张书记嘛,睡了吧,啊,还没有睡呀。首长就是辛苦。这不我们县的工作没有做好又打扰您了,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您告......指示我的那件事呀,我很重视,当即要求......责成查了。那件事呀是个误会。没有那档子事。您就一百二十放心吧。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呀,这半夜三更的又打扰领导,罪过罪过。改日我请自觉登门赔罪呀。什么,不用了,不行不行,那是不行的必须的。哈哈哈。”张书记听了后也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又说一气其他事务双方就挂了电话拜拜了。

元朝得知经全力抢救孩子已脱离危险这才驾车走了。据县医院吴院长也是外科专家说“非常危险。如果再差个三五十分钟的这孩子的命就难说了......”元朝听了后满头冒汗!作为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群众的安危牵动着自己的心呀。

元朝哪去呢?去史书记办公室呗。

史书记见了元朝就痛斥一番“你说说你这个元朝。你给我打个电话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你还非.....。这小徐呀跟我多年也怪我平时教育不够。这件事他的确做的很不对!我......县里已经责成办公室严肃处理。停止工作,深刻检讨,处分!你呢就不要跟他计较什么了,啊。不过元朝呀,作为一个年轻领导干部,我佩服你认真负责敢干敢拼,这很好。但有的时候呢你考虑问题也要注意全面细致不要动不动就冲动。”他建元朝要张嘴想说什么当即摆了摆手不让元朝说“你看今天这事,屁大的一点事让你......们这么一整,结果连地区张书记都知道了,害的我给你们搽屁股去。你放心,没有事了。在咱地区你也知道,我史某人说句话也是得力的。你回去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啊。奥,对了,那个孩子怎么样了?”在史书记面前,元朝没有争辩他也知道不能争辩,听了书记的半是爱护半是训斥的指示后,他表示感谢各级领导的关怀和照顾。告诉书记孩子已经脱离危险了后把车钥匙给一直在书记办公室等着他的王主任,告辞了各位领导出了县委的大门,坐上在县委大门外等候他的寺河大队郭副书记驾驶的28型拖拉机回公社了。那晚上公社为救孩子发出求助车辆的广播后,寺河大队久书记马上派小郭驾驶28型拖拉机赶赴公社帮助。但百十里的山路崎岖不平等他到公社天都亮了元朝早犯下“抢了县委书记的车拉着私生子跑了”的滔天大罪已经到了县医院了。小郭不糊涂开着拖拉机就直奔县城,他怕万一元朝书记还需要用车呢。果然,用上了呗,真把元朝书记拉回公社了。

元朝跳下拖拉机谢了小郭走进公社院子。三年前元朝到公社刚上任就令人把大门拆了。他说公社就是为全社老百姓服务的,老百姓随意出入才对要什么大门。他很记得当年他在公社插队当基干民兵时在公社大门口扛着三八大盖子站岗,老百姓往往来来看戒备森严的公社大门时,透露出的那股眼神令元朝难忘。多年后元朝回想起都觉得当年老百姓的那眼神如同抗战时老百姓看日本鬼子汉奸伪军般的。所以元朝到了公社第一件事就是拆大门“敞敞开开的让老百姓进出。”这也是县里流传的元朝上任三把火的第一把火“上任先把大门拆。”

元朝进了院子,刘主任立即迎了上来说他们这急可着的“打你走了后那徐河山在院子里就跳着脚不停地骂。还说你已经被公安局逮捕了。日他个亲妈,这什么世道?元书记,当时我都想好了,如果真把你逮捕了,我也卷起铺盖到公安局陪你坐牢!后来县办公室王主任赶来说明了情况我们才放下心来。王主任狠狠地说了徐河山几句,徐河山才没有那么嚣张了跟着王主任走了.....。”元朝苦笑一下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咱们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

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大约三五个月吧,县委常委兼组织部长未打招呼莅临公社。部长的车进院子恰好碰到推着自行车要去队里的元朝。他当即拦住元朝一同进了办公室。双方按照官场上的惯例先是寒暄了一番部长就直切主题。他说常委会决定变动元朝的工作。“按照上级要求,咱县上设立了法制办公室。可这主任人选呢,县里开会研究了好几次,唉,你说咱偌大的一个县,愣是挑不出一个人来。幸好史书记想到了你嘛。他说出了你外,全县的所有干部没有任何人能够胜任得了。所以常委会决定你担任法制办主任。当然还要等人大履行一下法律手续。今天我算是给你先打个招呼。你这几天就准备一下,把手头的工作清理清理,等正式文件一到就上任呗。”

部长说完后,欲言未尽地张了张嘴又不说了。他看见元朝脸上挂出一副冷冷的笑容,心里“咯噔”了一下,放下茶杯又说了出来:“元朝呀,其实史书记很欣赏你呢。曾几次在常委会上提出要把你放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上次县里开表彰会,县政府后勤中心和宣传部的几个领导在会场都整不明白。史书记当场就说了‘这点破事要是元朝在,人家一个人就整的明明白白的。看你们几个......’好了我不多说了。县法制办也是个不错的单位。我相信凭你的能力肯定能够做好工作。咱们兄弟交往多年,再讲什么服从安排什么的大道理就没有意思了。那样的话显得见外了。”

元朝“哈哈”笑了几声。说“是的是的。从公我是党员服从组织安排是义务,从私咱们兄弟之间哪能再讲什么大道理。没有问题,你回去告诉史书记,文件一到我立马到任。”部长笑着点了点头。

过了几天,上级文件到了元朝就走马上任县法制办主任去了。在夏日里电闪雷鸣飘泼大雨中,有关领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条宣布了县常委会决定元朝担任县法制办公室主任的决定。并说明了法制办的工作职责。在座的人听着有关领导的宣布,看着窗外白昼如夜倾盆大雨心里都暗暗想“天哭也!”

县法制办主任元朝进了新办公室的第一天就体会到了这个岗位的“重要性!”光史书记就给他批过来7份文件,上面都有书记亲自做出的“请元主任认真阅明,一定要办好!”“结合实际办妥!”“认真组织,切实落实,抓出实效。”等重要指示。而这些文件都是同元朝一块调来的县委特地指定担任法制办公室内勤的徐河山给他送来的。司机当法制办内勤?在这个世道这如同“干部交流,正常!”是很正常的。用史书记在常委会上的话那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既然这个徐河山犯了错误我不用他了但党的政策还是要给犯了错误的同志一条路可走嘛。就放到元朝手下让元朝好好地培养培养!”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5-19 14:33: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320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