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内蒙古地区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内蒙绿草原 』 → [原创]亲历烧死69名知青大火的记忆
您是本帖的第 3290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亲历烧死69名知青大火的记忆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老鬼对69人的事迹寻访写的书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20:37: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去年,二连的人在京聚会
当年放火的那位兵团战士终于现身
他这多年不敢见人,应该是出于胆怯,是不是内心愧疚很难说。
失火的过程是这样的
在连队东北有个叫冈克特的山头,周边很多杨木,连队为了建房,砍杨木做椽子。
有一个班带着蒙古包扎在那里。
五月天,草原上刮暖风,很干燥,遍地的草枯黄。冈克特失火现场周边的枯干草有半米高。
其实,那时大家都知道,蒙古包里用火的余灰要倒进灶头一个一尺见方,两尺深的土坑里。
而且一切生活产生的废水都倒在那里,炉灰湿了,其中就没有残火,方可把炉灰倒在蒙古包外。
放火的这位当天管做饭,把炉灰未经处理就倒出去了。有暗火的炉灰见了风就飞扬了起来,马上成明火,周围茂密的半米高枯草登时就着了。
我在西边河滩饮马时看见十里地外山上失火,马上骑马就跑过来了。到了现场,风助火威,周边的灌木也着了,火焰将近十米高,几十米外就烤得人无法近前。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9 7:52: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每当看见国人行为上无视规范有失教养,都只能慨叹一声
高速公路上前车抛来可乐罐,薯片包装,都市里亭亭玉立女士吃完雪糕,那包装根本不用扔,一撒手就行,心里根本没当回事
更不要说不顾及他人感受,在境外到处出丑而不自知
我们的国民教育从小就有缺失,这可是一代人转变不过来的

另外,环境把人教育得十分猥琐,利己哪怕伤害他人,不觉愧疚。惹了大祸,殃及公众,只知道害怕,躲避,缩头,不知反省改正,更没忏悔。

还有更猥琐的,后面还会看到打着罹难者的旗号,拉大旗做虎皮为自己张目,八杆子打不着的人要借着英雄之名为自己贴金的,人间百态不一而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9 8:17: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这里要说放火的二连的连长徐平海和被烧的四连的指导员何龙光是一对冤家。
当初,兵团来到此地,见宝日格斯台这个地区水草好,因此把它划进来。起初叫四十五团,后来并入四十三团。
来的军人很多是部队里淘汰下来的人员,整体的素质可想而知。兵团何副司令,好色,专搞年青女兵团战士受处分,本团牛逼哄哄的马副团长,把一位女孩子搞大肚子,亲自开着车送林东医院人流。
姚副政委把女知青保送清华的工农兵学员,那女孩子到了北京,一纸揭发信寄到兵团,姚副政委双开,立马成平头百姓。
后勤处一位女兵团战士,在处里吆五喝六,处长干事不敢惹她,为什么?因为整个处的军人全让她搞定。这种事情太多了。
还是徐平海和何龙光这对冤家。
二连一组建,何龙光是指导员,徐平海是连长,二人不和,各拉一派勾心斗角。其中农业排长是我,是个夹在矛盾中间的倒霉蛋。
按照中国官场通行的习惯,应该站队,跟人。那时年纪轻轻,不懂此道。
常常遇见指导员要求向东,连长又来了命令往西。我当时就指出,你们连党支部统一意见再下命令,两人闹矛盾为何让底下人受夹板气?
我这一表态,等于在顶头上级那里都失去靠山。矛盾双方都要把我拿下,力图换上自己的人。我的命运就此决定。
最后指导员下令把我调牧业队当兽医,排长位置上换上自己的人。
徐何二位互相上告,连队内斗得乌烟瘴气,终于团里派下工作组解决这个连队矛盾。然后,把何龙光调四连指导员,徐平海依然留下。
这事的第二年春,徐负责的二连一把火烧向何龙光负责的四连。事后徐负的是管理混乱造成重大失误的责,何龙光负临危逃命没对手下战士施救的责。
因此,兵团司令部对何的处分更严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9 18:29: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近年来,几乎我每年都回宝日格斯台。
当然,每到逢五的年头都是牺牲者的家属的重点祭奠日子。
旗里比较重视,接待工作比较周全。
老鬼为69人写书,为陵园的事上下奔走。
其实,老鬼下乡的地方是高力汗,我们西边近百里地,这些年倒对我们这里倾注很多精力,几乎年年来。
老鬼,也成为牺牲者家属的主心骨和灵魂了。
对他我也十分敬佩。但是对他的一些鲁莽行为,我也把批评意见告知他。
逢五大祭,已成规律。这近几次大祭,都是和老鬼联系组织有关。
那陵园里有我的朋友,但是,我每次去总是躲开祭奠的大队人马。
祭奠者里除了有家属外,还有各连的兵团战士。近年来,人聚到一起,做事越来越高调。
其中被烧的四连,要打出“英雄四连”的旗号,宣称我们英雄的连队英勇的四连人云云。
我说句不中听的话,这普通人往往胆小怕事,怂人很多,人聚到一起胆子就壮了。
借着牺牲者,为自己脸上增光。
老鬼,也发现这问题,当时就提出批评,认为在牺牲者的连队的生者就借机自诩为英雄是不对的。


我以为,我们的民间社会,也有不好的传统,喜欢随大流跟风壮胆,不喜欢坚持独立人格独立思考。
不过,这在世界各国的历史上都不稀奇,法国革命经群众法庭审判上断头台的百分之七十是冤死鬼。


明朝袁崇焕被活剐,法场周围看热闹的好几千,连附近的房顶和树上全占满了,都是起哄叫好的,活刮下来的人肉被抢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9 22:41: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近年来,大批知青和死难者家属来吊唁,颇有声势。
现在到处要维稳,因此祭奠活动要纳入当局控制范围。
因此每逢群体吊唁活动,必将成为地方政府的工作议题。
对我来说,去陵园看望朋友,寄托个人对他们的怀念,属私人行为。
不愿随大拨,更不要说和政府发生瓜葛。
特别在敏感时期,比如2015年。
那些年春X集团在西乌旗开发煤炭资源,工程车辆碾压牧民承包的草场,牧民不干了,拦截车辆,发生冲突,一辆铲车从该牧民身上压过,当场死亡。
引发学生牧民上街,旗书记因把事情告诉了留学的儿子(什么影响大家猜得出)受处分。
维稳军队开进驻军营房。
这年赶上逢五大祭,死难家属和知青相约七月齐集牧场。
有人问我是不是一块去,我拒绝了。
这些人到了旗里全都要求到旗宾馆报道,好吃好喝好招待,自己不掏一分钱。
凡是开车来的,车全停在宾馆,不得往基层走,其实,底下的各个路口早已设了卡子。
祭奠那天,统一用大轿子拉到陵园,祭奠仪式隆重,音乐布景齐全,甚至有点奢华都不用说了。
仪式结束,统一拉回旗里,然后请你打道回府,至于到牧场里逛逛,到草原上看看,找老朋友叙叙那就别想了。
我估计大拨人敏感时期去会有麻烦,因此他们祭奠完一周后才去,路上的卡子全撤了。
最主要是在牧场开着车访问当年的老哥们儿家,住一住,叙叙旧,也看看他们的后代在怎样生活。
去年对很多知青来说是下乡四十周年,当地牧民想迎接招待知青,但是,这种事情要镇与旗的政府批准,审查起来,上级狐疑重重,十分苛刻,获批困难。事后当地干部大吐苦水。

前年,一位北京知青得绝症,自知来日无多,特别给了我一笔钱,让我买些东西赠给当年一起生活的牧民。
我拿了这笔钱,觉得买东西意义不大,经我建议作为一笔奖学金的发起额,经他同意,我把这笔钱交给当地牧民朋友管理。
凡是有牧民子弟考上大学者都给予奖励,鼓励牧民青年依靠知识改变命运。

我们毕竟是从那个愚昧内斗的年代过来,我们总是沉湎于过去没什么意义(当然,对那个年代的深刻反思还是必要的),我们应该为了牧区的将来做些什么(如果有能力的话),才对得起我们奉献青春年华的土地。
一些地方的知青忙着树碑,建纪念物,耗费大笔钱财,我总是持怀疑态度。
69人的祭奠搞得再大,十年二十年以后,今天参加祭典的人还剩几个?
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过去,可曾想到为子孙为了草原的未来做些什么吗?
--------------------------------------------------------------------

邋里邋遢,暂写到这里,请批评指正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10 9:55:00

 26   6   3/3页   首页   1   2   3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