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内蒙古地区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内蒙绿草原 』 → [原创]亲历烧死69名知青大火的记忆
您是本帖的第 3293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原创]亲历烧死69名知青大火的记忆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但此事不可一言蔽之。
比如,后来烈士陵园破败。牧区承包以后,围墙被人破坏。老鬼等向当局反映,就重修了陵园。而且近年来,把陵园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教育中小学生要向烈士学习。(怎么学?也去拦火?不要命吗?)

其实,在牧区即使有大火,人也是第一重要的,打火的办法很多,人要躲火不可蛮干。金训华不是为了捞几个大木头而殉难的吗?这是不能提倡的,否则是害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6 22:46: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以后的事待有空再讲吧,今天就到这里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6 22:48: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这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但余续尤在,衍生世间百态,令人慨叹。
一点点回忆,一点点道来。

放火的是二连的农业排。这个连队有两个排,一个是牧业排,一个是农业排。

说也巧了,这农业排最早排长是我,换句话说,如果发生大火时我在任上,那本人一定会有责任的。

但我当时不在这个排了,去当兽医近一年。我在排长任上的时候,很多人觊觎这个位置,因此把我排挤掉,打发我去当兽医。

否则,那多年轻的生命被夺去,如当时在任上负有责任,肯定是愧对冤魂,灵魂上此生难得安宁。

可能是上天眷顾,让我被贬斥,脱离那个纠缠内斗不休的环境,离开告密揭发互相算计的困扰,过清净的日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7 9:22: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说到杜恒昌,他比我大两岁,属鸡。我属猪,47年生人,今年本命年。他如果活着也有76岁了。
他是男六中的学生,父亲是雷达兵的干部。杜恒昌早在四清时就被发展为党员,这在那批北京下乡知情中是绝无仅有的。
因此,他很受各级政府重视,经常被叫去开会,也被吸纳进入西乌旗的革委会,以及牧场的革委会。
起初,我们春天进牧民家帮助接羔。他被分配给一个叫古路格的老汉家帮助放牛,那家老汉和老伴都半疯,儿子不在了,家计全由寡妇儿媳承担。还有个女儿三十来岁,又傻又瘸,自然嫁不出去。
据说老汉承诺,谁娶他闺女,他愿给几条犍牛做陪嫁。
春天过后,我们大多数男知青都被分配去干泥水活,搭建冬天用的畜棚,毕竟牧民在这方面不如我们从内地来知青。
那时,文革中牧主基本视同内地的地主,是阶级敌人,也被派给知青,在我们监督下劳动。我们当大工,牧主当小工,因此比较累的和泥等下手活由他们干。
我和杜恒昌就在一起盖棚圈,同时监督牧主劳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7 20:43: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知青都分了马,我是一匹红马,但有一个毛病,比别的马特殊之处,它即使带着马绊子,也能小跑起来,因此只能用很长的系马绳,一头钉在地上,一头拴在马笼头,这样放着它,以系马绳为半径的圆里吃草。
杜恒昌是一匹青马,脾气不太好,他要强不肯换掉。
但是,他经常被叫去开会,伺候马的机会少,逐渐其野性的故态复萌。终于有一天,他在备马时那青马犯脾气,尥蹶子,把杜恒昌的右胳膊踢断。
赶快被送去盟医院接骨。
这时他用左手写字,家里收到信发现字体大变,也不知他用什么话遮掩过去,大概手大体复原时才让家里知道。但是,他的右胳膊从此吃不上劲。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9:05: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说到北京知青,文革里有四三派和四四派,都很意气风发,下到内蒙牧区,追随伟大领袖干革命心气很盛。

但是也有头脑发昏干错事的。

比如,文革中有划阶级运动,肃清乌兰夫流毒,把原来待遇相当于资本家的牧主和富牧当成阶级敌人。本牧场内的政协委员杜正江是此地最大牧主,现在打倒在地,终日劳改。

这里要补充的是,内蒙是和平解放的,因此考虑到民族地区的特殊性,乌兰夫领导下实行不分(牧主富牧的生产资料)不划(阶级)不斗(对以前的剥削阶级斗争或镇压)。

我们所在的兵团二连前身,是公私合营牧场中的一个分场,叫台尔木分场。

整个公私合营牧场有三个牧业分场,一个农业分场。杜正江是这个公私合营牧场的资(私)方代表,和内地资本家一样吃定息。

文革后,杜正江平反恢复政协委员身份。

当时牧场里开展斗牧主的运动,我们台尔木分场,也斗了牧主,而且打了人,有牧主在挨打以后第二天早上就死了。一些知青也动手打了牧主。

好在杜恒昌还比较理智,没动手,仅仅喊些口号,在那个身不由己的年代不动手已经算不错的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9:52: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打人的场面很令人厌恶。在文革中,我在学校里看见同学拿铁链抽一个家长被打成走资派的女同学。
在学校劳改队里,看见一个初中的姑娘,是参加什刹海的业余体校的游泳训练班,平时训练少不了穿泳装,人也很端正,但被剃光头。
劳改队的管理者是所谓八一八红卫兵(66年8月18日,毛初次接见红卫兵)成员,拿军用腰带指着那位女生说她是浪里白条,是流氓。听言语透露出是同班同学。
我贴过一张大字报,希望红卫兵团结群众要文斗,语气非常温和,立即招来铺天盖地的大字报,点着名称我“为教授之子”,不允许黑五类翻天攻击红卫兵。
家父确实是被定为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挨了斗(好在是斗争院长时的陪斗,院长在台上,家父和几个学术权威排在台下,作为院长任用坏人的证据),已经进了大学的劳改队。

再回到牧区斗牧主时的打人场面。
在蒙古包里,热得很,我都出了汗,就出了蒙古包。包里人把牧主上衣脱掉,一伙人上来一顿乱鞭,我在外面就听见里面鬼哭狼嚎。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19:26: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第二天,传来牧主东布勒喇嘛死了。
我去看了现场。
按照牧区习惯,是野葬。即是人全裸,用毡子包上,用马车拉上,在荒僻的地方跑,何时毡子卷滚落,就算找到归宿之地,任由野兽啃食。

我看到这牧主的皮裤档里有浅红尿液渗出,估计是打坏内脏,尿里带血。
晚上全分场开会,总结斗牧主。会上当然认为那牧主应由家属去野葬。杜恒昌也对打人表示了不赞同的态度。
我提出,此人可能非正常死亡,应该交给医生检验,以表示对此事的负责态度。
在那个年代,即使是打死牧主也白打,绝不会追究刑事责任。
我的提议立即受到嘲笑。
分场长说既然你要验尸,那就明天给你一辆牛车,把牧主拉到总场,交给医生验尸吧。
于是,第二天,我就拉了那个冻硬的尸体,走了二十来里路,到了总场。
总场的干部见到我觉得很可笑,不过总算请来大夫看了一下,没有任何怀疑与结论。尸体就由劳改人员拉出去野葬了。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19:55: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那场大火烧到第二天才打灭。
晚上骑马在山头远眺,远处着起来火龙弯弯曲曲,就像山中蜿蜒的长城似的。
第三天传来消息,杜恒昌被烧死。
我和二连会计去四连看望罹难者,特别杜恒昌是我们的下乡同伴。
一路上,山野灰黑。
到了四连,看到六十多具尸体,呈现各种姿势都已经僵硬。
杜恒昌外皮烧的灰黑,呈挣扎状。生殖器烧得跟核桃大小。
面目全非,只是从他腕上戴的手表,判断是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20:19:00
老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335
积分:2930
注册:2010年6月6日
2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糟

发贴心情

杜恒昌(右)牺牲前与弟弟妹妹的合影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8 20:34:00

 26   10   2/3页   首页   1   2   3   尾页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