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内蒙古地区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内蒙绿草原 』 → 蒋苍苍:我的内蒙古插队生涯
您是本帖的第 129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蒋苍苍:我的内蒙古插队生涯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每个生产队一般有二三十匹马、几十头牛、上百只羊。马和牛是拉车耕地的畜力,羊是农忙时生产队办食堂改善伙食用的。三合四队有队部房子和仓库、马棚、牛棚,围成一个大四合院。我们11个知青就住在2间队部房子里,睡的是土炕。院子中有一口用轱辘打水的公用大井。农民房子里一般都有井。地面下一二米通常就是沙层,一根顶端带孔的铁管打下,然后利用虹吸原理把地下水压上来。农村的房子都是泥墙草顶木框架,墙有半米多厚。屋顶的草是苫草,农民叫苫房草。苫草成片直立簇生在常年湿润的草甸子里,根系发达。草茎晒干后不易腐烂,是披屋顶的好材料。生长苫草的草甸子表土层布满草根,从那切下如枕头大小的长方体,农民叫它草垡子,晒干后垒墙,保温性能很好。院子边有一棵大柳树,树上挂一块铁,每天早上队长敲响那块铁,就是出工的钟声。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2: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春播、夏锄、秋收、冬打场,这是当地农民的四季歌。莫旗地处北纬48度,比平湖的纬度约高18度。6至8月为夏季,昼长夜短;11至3月为冬季,昼短夜长。6月,正是夏锄最忙的时节,早上4点钟太阳就升起了,我们常常在睡梦中被喊醒,赶紧起来吃饭。出工的钟声响了,我们扛着新锄头,带上一壶水,跟着打头的走向田间。所谓“打头的”,就是一伙人干活的负责人,由他掌握劳动进度和作息时间,他常由干活能手担任。大田作物有玉米、谷子、大豆、高粱、马铃薯等等。谷子也叫粟,脱壳后叫小米,谷草是马、牛的主要食料,有的谷子是粘性的,相当于江南的糯米;大豆在平湖叫黄豆,以出售给国家为主,是生产队的主要收入来源,少量分给社员做大酱、换豆腐;高粱以作饲料为主;马铃薯即土豆,是一年中最主要的蔬菜。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2: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农民称锄地为铲地,就是每人负责一条垄除草松土。干活时,打头的在最前面,往往还有一个兼顾检查质量的农民。干一二个小时,休息十几分钟,但落在后面的则要继续铲地,直到赶上进度才能休息。休息时,我们经常困得睡着了。开始几天,知青总是落后,老乡常来帮助,但我们毕竟年轻有劲,逐渐地就和老乡不相上下了。骄阳似火,汗滴入土,此时我们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感悟自然格外深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3: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八月,庄稼长高了。玉米、高粱长得比人还高,成为青纱帐。大田里没农活,农民们等待着庄稼的成熟。这时,生产队通常要放半个多月假,让家家户户打羊草,就是到草甸子上打草,储存一年的烧柴。草甸子大多在滩地,草长得很茂盛。打羊草用钐刀,刀把有二米多长,刀长一尺多。双手握住刀把,尾部紧靠腰处,刀刃贴近草的根部,扭动腰肢,快速往复地轮动钐刀;刀锋过处,青草齐刷刷地顺一边倒下。随着舞刀人的缓步前行,打下的草在他身侧排成一线。过几天,草晒干后就用木杈子收集起来,在草甸子上堆成一小垛一小垛的。然后,用牛车或马车拉回家,在房前屋后堆成大草垛,作为一年做饭取暖的燃料;当然也可作为牛羊冬天的饲草,这应是“打羊草”的本义。草甸子往往离屯子很远,打草人须带足干粮和饮水,早去晚归。打羊草是很累人的活,草甸子上还有蚊虫的叮咬,所以这个活儿就成为男人们的“专利”。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3: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屯子边上有一条河叫诺敏河。河底是沙和卵石,河水十分清澈,有鱼,但很少。河对岸属黑龙江省。这里有一渡口,生产队安排一位社员负责摆渡。在枯水期,渡口处可以涉水过河;冬季河面结冰,可以走过去,车辆也可过。离河岸近则几百米,远则一二公里处各有一条土坝,土坝与河岸之间的耕地称为坝外地。坝外地通常较肥沃,庄稼产量高,但洪水一来被淹后往往颗粒无收。我们去的第一年就遇上了洪水。8月下旬,连续降大雨,诺敏河水位急剧上升,坝外大片土地很快就淹没于浩渺洪波之下。半夜,离我们屯子不远的一段土坝被水冲毁了,洪水咆哮着涌入坝内。很快,我们住的屋子里也进水了,水没过膝盖。队里的仓库地势高,没进水;与仓库相连的还有3间尚未完工的生产队新房子没淹,我们就连夜搬过去。这次洪水使整个公社受灾严重。在我们插队的七八年中,仅碰到过这么一次洪灾。年底生产队分红,每个工分8分钱,这也是我们插队几年中最低的分值。冬天,我们知青点约一半的人回平湖过年,春天又都回来了。北大荒的冬天自然要比江南冷得多,但屋里比南方要暖和。屋外很冷,要十分注意保暖。出门的穿戴,头上必是护耳皮帽子,手上是棉的或皮的手套,上身棉袄或羊皮袄,下身棉裤,脚上通常是大头皮鞋和毡袜。江南的冬天,常见生冻疮的人;在北大荒,我听说过有人冻坏了手脚,但从未见过生冻疮的人。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4: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第二年,我们对北方农村的生活和劳动就适应了。春天,赶车送粪、扶犁点种这些农活我们都能干。那里的农民,那时不使用化肥农药,地里施的肥主要是马粪,还有牛粪和羊粪。夏天的农活,仍然是铲地。秋天,收割大忙的季节。为了集中劳动力搞收割,生产队办食堂,到队里干活的人都可以免费吃饭。屯子边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场院,四周围起来,割下的庄稼都拉进场院里堆起来。隆冬时节,地面冻硬了,开始打场,就是对庄稼脱粒。那时,没有机械,全靠畜力和人力。打场的主要工具是碌碡,农民叫它石磙子。它是一块圆柱体石头,两侧圆心处凿有小洞,用铁件将石头固定在一副木框中间,拉动木框则石磙子就滚动。割下的谷子,或大豆,或高粱等,分别平铺在地,马拉着碌碡在上面转圈碾压,人在后面用木杈子翻动庄稼以助脱粒。碌碡的存在,比孔夫子还要久远。场院里有十几个碌碡,它们一圈又一圈地滚动着。“咕咚、咕咚”,这低沉、苍老的声响,似乎在嘲笑那几年的所谓“革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4: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打场后期是分粮、卖粮。除了分给社员的、集体储存的,余下的全部卖给国家,主要是玉米、大豆。卖粮通常在12月,这正是北大荒最冷的时候,我们所在的公社最低气温通常在摄氏零下30度。由于我们队离公社粮库远,所以必须赶早。送粮用马车,一车装三四千斤,大约二十麻袋的粮食;往往上一天就装好车,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就出发。送粮需要跟车的,我跟过几次送粮车,记忆最深的就是凌晨坐在车上的麻袋包上冷得很。特别是脚被冻得受不了,隔一段时间就得从马车上下来,跟着车慢跑一阵,等脚暖和了再上车,如此七八回才能到粮库。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4: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这一年,三合四队分红,每个工分高达2角3分,老乡和知青们都喜气洋洋,这也是我们插队几年中分值最高的一年。铲地、收割等工时长、强度大的农活,干一天能挣12个工分,其他农活一般是10个工分。知青正常参加劳动的,全年工分一般在3000分左右。这一年,三合四队知青扣除一年的口粮款后,分红所得现金都在500元以上,最多的约700元,这样的收入要比平湖农村高得多。这年冬天,我回到了平湖过年;托上海的亲戚买了一块瑞士手表,还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和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春天带回北方。其他几个知青大多也带回了手表和自行车。老乡们十分羡慕我们的自行车,因为那时的自行车不是随便能买得起和买得到的,何况是永久牌这样的名牌车更是难买到。我们通常会在下次回南方前将自行车转让给老乡。在南北往返中,我们带回平湖的通常有黑木耳、绵白糖、葵花籽等东北特产;带回生产队的则有自行车、茶叶、挂面、芝麻油等。北方的白糖是用甜菜榨的,在当地可随便买,而在平湖要凭票供应。老乡称芝麻油为香油,当地不产。我们将香油分送给老乡,他们很喜欢,说留着吃饺子时用。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5: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1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1973年初春,生产队里的一位年轻人谷云龙对我说:朝鲜队有一家缺烧柴,家中男劳力身体弱,你愿不愿意帮助他家搂一天大耙。我说愿意。第二天,我和他都起个大早,走七八里地来到一块靠近朝鲜队草地上。那里已有人,并且给每人备好了一个大耙。备足烧柴是农家大事,主要是靠秋季打羊草,其次是春天搂大耙补充。大耙由耙帘、耙杆构成。耙帘是由一二十根筷子般粗细的钢筋扎成的,呈1米多宽的扇形,钢筋前端弯曲部分称耙齿;耙子连着一根2米多长的木耙杆,耙杆前端有一块弧形的光滑档板,与杆子构成大体的直角。人把档板搁在肩前,如拉纤似地前行,耙齿贴着地面把枯草拉断,并把柴火都积聚在耙帘上。当耙帘上的柴火足够多时,把它卸下来堆成一堆。这是一种很累人的活,非壮实男劳力不能胜任。那天我们一起搂大耙的有六七个年轻人,其中也有朝鲜族队。天气虽然仍较寒冷,但干一会儿身上就热起来了,于是脱掉棉衣继续干。开水和中午饭是朝鲜族老大爷送来的。饭后,稍稍休息接着干。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5:00
大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营长
文章:456
积分:2620
注册:2008年9月22日
2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大地

发贴心情
    收工以后,朝鲜族队的朋友拉着大家一起到那位老大爷家吃饭。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到少数民族家庭做客,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一是干净整洁。他们家虽然并不富裕,但一切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整齐有序。二是礼节备至。他们家有大爷大娘、儿子儿媳,还有2位未出嫁的女儿,共6口人。到他家门口,男人出来迎接,女人们鞠躬欢迎。吃饭时,只有他们父子俩陪同我们,女人们在旁伺候。一位姑娘恭恭敬敬地站在我的身后,为我斟酒盛饭。我从未得到过如此礼遇,弄得有点不知应对、局促不安。“文革”潮起,号召年轻人“要武”,不要“温良恭俭让”,使我们对“礼仪”两字已经很陌生了;一时偶遇,自然不能适应。对那次做客,至今留下的还有两个印象是:朝鲜泡菜很好吃,朝鲜族人爱歌舞。席间的气氛很欢快,主人唱起了朝鲜民歌;饭后,两位老人还边歌边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4-3 16:46:00

 25   10   2/3页   首页   1   2   3   尾页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