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东北地区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东北黑土地 』 → 我的旅美散记
您是本帖的第 3578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我的旅美散记
书秋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丛中笑
等级:军长
文章:2718
积分:21136
注册:2009年5月7日
61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书秋香

发贴心情
谢谢流版关心。
我的感受:尽可能较深入地了解别国文化,因为世界很大,也喜欢清醒地活着。

没有别人,我就不是我自己,没有别人,我们也不是我们自己。“
--位挪威人类学作者。
也就是意味,到国外看看或呆上一段,可能对自己的国家多一层了解。
我上一段写的有关印第安文化遗迹其实较珍贵,也是第一手资料,国内不大容易看到。
也愿意朋友们了解美国,在家乡生活得更充实。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7 13:22:00
流浪的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482
积分:43002
注册:2007年10月13日
6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流浪的心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书秋香在2015-1-7 13:22:00的发言:
谢谢流版关心。

我的感受:尽可能较深入地了解别国文化,因为世界很大,也喜欢清醒地活着。

没有别人,我就不是我自己,没有别人,我们也不是我们自己。“
--位挪威人类学作者。
也就是意味,到国外看看或呆上一段,可能对自己的国家多一层了解。
我上一段写的有关印第安文化遗迹其实较珍贵,也是第一手资料,国内不大容易看到。
也愿意朋友们了解美国,在家乡生活得更充实。
  尽可能较深入地了解别国文化,因为世界很大,也喜欢清醒地活着。
  到国外看看或呆上一段,可能对自己的国家多一层了解。
  也愿意朋友们了解美国,在家乡生活得更充实。
  作为你我现而今,能快乐的活着确实很重要,无可非议。
但俺更期望看到,如秋香朋友您所言及:更加清醒地活着,成为中美文化交融的使者而尽其所能 有所作为。
祝愿朋友您身心,永远都那么愉悦快乐 开心!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8 9:54:00
畅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6011
积分:39242
注册:2009年9月23日
6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畅想

发贴心情
以下是引用流浪的心在2015-1-8 9:54:00的发言:


没有别人,我就不是我自己,没有别人,我们也不是我们自己。“
--位挪威人类学作者。
也就是意味,到国外看看或呆上一段,可能对自己的国家多一层了解。
我上一段写的有关印第安文化遗迹其实较珍贵,也是第一手资料,国内不大容易看到。
也愿意朋友们了解美国,在家乡生活得更充实。
  尽可能较深入地了解别国文化,因为世界很大,也喜欢清醒地活着。
  到国外看看或呆上一段,可能对自己的国家多一层了解。
  也愿意朋友们了解美国,在家乡生活得更充实。
  作为你我现而今,能快乐的活着确实很重要,无可非议。
但俺更期望看到,如秋香朋友您所言及:更加清醒地活着,成为中美文化交融的使者而尽其所能 有所作为。
祝愿朋友您身心,永远都那么愉悦快乐 开心!
开心就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8 10:17:00
书秋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丛中笑
等级:军长
文章:2718
积分:21136
注册:2009年5月7日
64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书秋香

发贴心情
谢谢流版和畅想兄两位的发言鼓励。我会尽力的,我愿意老知青这个圈子的朋友能了解些外面的事,许多人都老实了一辈子,那个时代的青年就像螺丝钉一切听从安排,或许主观意愿并未真正发挥出来。现在都退休安定了,有条件做些有意义的事了,也能较深层地回顾总结一生,铺垫自己较有力度的晚年,开心就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8 14:04:00
书秋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丛中笑
等级:军长
文章:2718
积分:21136
注册:2009年5月7日
65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书秋香

发贴心情
关于旅游, 国外由于人人自驾,较注目探险旅游,挑战人的极限。


        
[转帖]一个3年时间徒步10000英里的女人
  
     
        
         
         
          
820 次点击
  
       
        
4 个回复
  
        
          
        
          
       
         
         
        

        
adolfina 于  2014/11/7 20:56:4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个3年时间徒步10000英里的女人
探索ELIZABETH WEIL2014年11月07日



莎拉·马奎斯的自拍照(相机放置在一辆载满装备的小车上),这是她徒步亚洲与澳洲之旅启程之后的第一个月,摄于蒙古国北部。



百年前,罗伯特·法尔康·司各特(Robert Falcon
Scott)开始特拉诺瓦之旅,启程前往南极洲的时候,目标有两个:一是科学发现,二是达到地理意义上的南极点。然而我们可以说,司各特真的在追寻当代观
察家所谓的“苦难迷恋”。他总是自找苦吃:出行时带了满族小马和西伯利亚小马,没多久它们就堕入了冰雪;安排了“人拉雪橇”,也就是让同行者全力拉动雪
橇,而不是依赖于狗。甚至当司各特的随从人员挣扎前行时,依然要收集各种标本,包括岩石。这场探险的结果非常惨烈,这群拼命前往南极的人全都死了。司各特
的最后四个同行者之一,因不堪悲惨、饥饿和冻伤,走进暴风雪自杀,连靴子都没穿。

在旅行者的分类学中,“探索者”一词意味着道德高尚的先
锋,是某个男人抑或女人,勇敢地与大自然搏斗,发现新的领地,拓展人类对世界的了解。与之相比,“冒险家”一词则暗指一个自我放纵的为肾上腺素驱使的瘾君
子,总在追求幼稚的惊险,让亲人担惊受怕。显然,前者是个明显褒义的头衔,但近几年来,我们却很难这样区分。全世界都可以使用谷歌地图了。达到太空中真正
的处女地,或者潜入深海,所需的资源太多,不是某个个体所能拥有的。简言之,未知领域尊贵的无花果叶已经随风飘逝,更凸显出浪迹天涯的司各特精神是何等的
可贵。从那以后,人类的探险路线已经相当不同。现在,我们有了菲利克斯·鲍加特纳(Felix
Baumgartner)这样的勇敢者,能在128100英尺的高空,从热气球的小舱里跳下去。

鲍加特纳直接跳了下去,经历了超音速的4
分多钟,跳入了冒险家的阵营。然而,我们又有了莎拉·马奎斯(Sarah
Marquis),她或许应该被视作一个司各特那样的探索者,却生不逢时。她42岁,瑞士人,在过去的四年中,用了三年时间,孤身徒步旅行了大约一万英
里,从西伯利亚出发,穿越戈壁沙漠、中国、老挝和泰国,然后乘坐货船到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又徒步横跨了澳洲。一路上,她像司各特一样,捱过了饥饿和严
寒,也曾经试过人拉雪橇。她强迫自己耗费极大的体力到达了她本想热爱却最终只能略一感受的地方,正如司各特在日记中对南极点的描述:“伟大的上帝啊!这真
是个糟糕的地方。”尽管司各特筹划了那场荒谬的旅行并死在途中,但他却因此深受热爱,有时候难以置信地获得了极高的尊崇。同样,马奎斯也令人不解。“我跟
人们说起我的所作所为,他们会说,‘你疯了。’”马奎斯告诉我,“从来没人说:‘真是个超酷的计划,莎拉!去做吧!’”也许这是因为马奎斯探索的领域本质
上是内在的——她探究的是恐惧的本质、耐力和自我依赖的极限以及一个女性人类个体孤身一人在荒野中旅行的意义。

如果你只见过马奎斯的旅行
照片,那么,与她见面会是一件奇怪的事。照片中她很肮脏,蓬头垢面,头发像个老鼠窝,目光内省而警觉,充满渴求。当你与她面对面坐下,会发觉她美丽动人:
对待服务员和出租车司机她始终含着微笑,刘海修剪得如此精致,像个法国人。(马奎斯的发型师粉碎了她最近一趟徒步旅行之前剃光头发的主意。他说:“什么?
我们好不容易做好的发型你要剃掉?”)

马奎斯在芒特塞维利耶长大,那是侏罗山区一个五百人的村庄,马奎斯说那一带位于“瑞士的北部,不算
很好”。父亲是个工程师,小时候,她在家中花园里每捉到一百只鼻涕虫,父亲就会给她一瑞士法郎。家中的母羊茉茉是她的好朋友,她训练过的小兔子召之即来。
她喜欢清净。“妈妈有九个姐妹,爸爸有八个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们每人又有三四个孩子,这是个充满刺耳尖叫的巨大家庭,在我看来无异于噩梦。”去年冬天
在华盛顿见面时,马奎斯这样告诉我。八岁那年她带着狗跑进森林,在山洞里住了一夜。马奎斯的妈妈报了警,但马奎斯回家后,妈妈却没有骂她。因为她明白,与
马奎斯的漫游癖作对,是一场必败的战争。

马奎斯十六岁那年,按照分类广告的指引,来到一家火车公司工作,因为它承诺可免费旅行。能见到巴
黎和米兰,这个念头让她迷恋,但一开始工作,她就发现同事几乎都是老男人,而且她遭到了他们肆意的骚扰。上班的第一天,一个男人就宣称他可以闻出马奎斯的
例假来了。这种经历就像新兵训练营,充满惩罚,但却锤炼性格。“我学会了如何锻造自己,”她说。“我练出了一身后来所需的坚韧皮肤,也学会了男性的工作方
式。”

马奎斯对旅行的渴望越发深浓,最后归结于一个疑问:她能否孤身一人在荒野中逃出生天。一开始,她决定骑马穿越土耳其。在那次旅行
中,她从杏树上采果子吃,头枕着马鞍睡觉。穆斯林女人们让她在温暖的羊奶中洗澡。但从那以后,马奎斯的路线就转变了方向,从浪漫与欢愉转向孤独与苦难。二
十出头的时候,她飞到了新西兰,带了些面条、一台巨大的无线电和三四本书,开始了为期四天的背包徒步游。“除了我需要的东西,其他什么都带了。”她那场远
足用典型的标准来看,是一场惨败。第一天,大雨倾盆;马奎斯不知道如何扎帐篷,冻得要死,百无聊赖,原因正如她现在含着苦笑所说的那样:“到了晚上,什么
事都做不了。”但在苦旅即将结束时,她有了某种灵光一闪的领悟。“某件事发生了。”她说。(把无休止旅行的原因说得清清楚楚,并不是她的长项。)“在过去
的几年中,我一次又一次地领略到这种感觉。”追寻这种难以言说的感触,就是她远足的原因。

那次旅行回来之后,马奎斯在威尔比尔当酒吧招
待,度过了一个冬天。威尔比尔是阿尔卑斯山脉一个极地滑雪胜地。次年夏天,她回到了新西兰。这次,她走进南岛的卡胡朗吉国家公园,没带食物,想看看自己能
不能荒野求生三十天。同样,那趟旅行也是一场实验。马奎斯用鱼叉扎鱼的计划宣告失败,她只有牡蛎可吃,瘦了二十磅。但她不仅重新得到了自己渴望的那种莫可
名状的体验,而且瞥见了自己欲望中的野性。“那是我第一次真正与大自然亲密接触,”马奎斯说。“你知道非常、非常饥饿是什么样的感觉吗?你必须告诉自己,
食物不是什么大问题。你所需的只是睡眠和淡水。”

马奎斯回到瑞士,回到了生活的循环中——打工,赚够钱之后就离开,奔向下一项极限挑战。
她曾经在不知道路线的情况下划着独木舟穿越了加拿大阿冈昆公园;在巴塔哥尼亚的河边露营时,她遭到了海狸的攻击;她徒步走过了2650英里(约等于
4265公里)长的太平洋山脊步道。那种“来自内心的野性呼唤”让她一直心醉神迷,于是,她决定在澳大利亚徒步8700英里。

为了那趟旅
行,马奎斯联系了自己的第一个赞助商,北面公司。她感觉自己的旅行经历并没有让这个公司刮目相看。她想北面给了她几只背包、两顶帐篷和一些衣服,因为她
说:“我告诉他们我的打算,他们想,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小东西不带装备就出发。”马奎斯随身可以携带的面条不多,为了弥补食物的不足,她带了弹
弓、吹枪、制作绳套及结网的绳子用来捕食虫子。在温暖的季节里,马奎斯吃巨蜥、壁虎和鬃狮蜥。在寒冷的季节,爬行动物都藏了起来,她就靠本土常见的巫蛴螬
为食。那是一种白色的毛毛虫大小的蛾子幼虫,生活在金合欢树根周围的土里。(马奎斯说,这种虫子如果生吃,口味像是没加糖的炼乳。在炽热的沙地里烤过之
后,变得酥脆可口。)自始至终,马奎斯都尽量不与人类社会接触。她用宽松的衣服和大太阳镜遮住了自己的女性气质,把头发挽起藏在帽子里。缺水时,她收集冷
凝水,挖一个深坑,在阴凉的底部铺上塑料袋,或者在灌木周围捆上防水布,收集露水。如果这些技巧仍然不能带来足够的水——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她就喝蛇
血。到了夜里,马奎斯挨着树干睡觉,用一种她所谓的“几近肉欲”的方式贴着树皮。她爱上了澳大利亚纳拉伯平原上一棵被风吹弯的格外扭曲的西部垂枝相思树。


莎拉·马奎斯


2010
年6月20日,马奎斯38岁生日那天,她开始了那趟旅行,从西伯利亚出发,穿过亚洲,回到澳大利亚,徒步走到到她挚爱的那棵树下。马奎斯从伊尔库茨克起点
出发时录制的那段视频感觉就像一部恐怖片的背景。“你好!嗯,我们在这里了。”她说着就转身离开了镜头。“出发了!”她的背上是75磅重的背包,跟在她身
后的是一辆满载着户外装备的定制的小车,用蹦极绳子捆紧,模样像个十字架,功能则兼具独轮手推车和大拖轮行李箱的特点,也就是一辆旱地上的雪橇。离开澳大
利亚之后,马奎斯无法接受杀戮更多的动物,她说感觉“就像杀害朋友”,于是决定携带米饭和硬饼干(后者哪怕没有“可口的热茶”也可以吃下去),这意味着她
需要拉着一辆车旅行。现在,这辆车重达120磅。

为了准备这场远足,马奎斯花费了两年时间,每天负重75磅,徒步或穿着雪地靴步行二十英
里。在旅途中,除了其他物品,她还要携带五套内衣裤、一把随身大折叠刀、广谱抗生素、用于脚部按摩的茶树油、太阳能充电器、信标、黑莓手机、卫星电话、洞
洞鞋、指南针、仅为紧急情况准备的一点点安非他命(她说:“这是最最最最无奈的备选方案。万一失去了一只脚,你需要毫无痛觉地走出困境。”)和一套粉色美
利奴羊毛睡衣(“穿上以后感觉很好,觉得自己漂亮极了。”)。

那天下午,马奎斯离开了伊尔库茨克,才徒步了几英里就卸下了重负。“那只是第一天,我什么都没吃,什么都没干。”马奎斯解释道。“那时我已经筋疲力尽,太难以置信了。”


实上,马奎斯那趟旅行的最初六个月始终如此痛苦。她说就像“洗衣机”:无穷无尽的焦灼、身体上的痛苦、情绪上的煎熬、内心两种相反意见无休止的争吵——内
在的恶魔悄声说:还记得拿铁咖啡上那层香浓的泡沫么?内在的天使斥责道:现在又没有咖啡,说这个干什么!“你的手动不了,脚也动不了,只想死掉。”马奎斯
说。“你随时想躺下睡一觉,满心希望一觉醒来后,一切恢复正常。”

旅程开始几个月之后,马奎斯录制了一段自己在睡袋中的视频。就像一个抓
着报纸的人质,她手里拿着温度计,上面显示零下20摄氏度。“这些天我睡得很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也许是午夜,或者午夜前后?”在第二天的视频中,
她看上去很憔悴。之前的夜晚,一场大风夹杂沙尘暴席卷了蒙古平原。为了防止尼龙帐篷被撕裂,马奎斯把支撑帐篷的金属杆拆了下来。但还是害怕装备被大风刮
跑,于是她拉开坍塌的帐篷的拉链,躺下去,用身体压住背包、帐篷和小车。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还有一个夜晚,马奎斯在一片遭到过度放牧的辽阔
干草原上露营,她说,那片地方看上去像个丑陋的高尔夫球场。她听见马群朝她飞奔而来,结果来访者是一群蒙古牧马人,全都穿着传统的蒙古长袍,醉饮伏特加之
后向她的宿营地发起了攻击。他们试图偷走帐篷,结果未遂就便策马而去。但之后的几个星期,每到夜里,这群牧民就会回来,招惹马奎斯,把这当成“一项小小的
娱乐”。为了保护自己,马奎斯在黎明前就醒来,徒步一直走到半下午,然后寻找一个夜里的藏身之地,如果可能,就藏在水泥排污管里。“道路下面,什么脏东西
都有。”她说。“有垃圾。有羊的尸体。但对我来说这都不是问题。我很安全。”

然而,马奎斯终于走出了蒙古的国土。洗衣机般的折磨结束了。
她的身体变了,想法也变了。她的感觉灵敏极了,甚至能嗅到一英里之外游客头发上洗发水的气味。“有一天,你走了12个小时,连痛觉都感受不到了。”马奎斯
说。往日和今天,都浓缩为一个销蚀一切的此刻。“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智力不能帮你向前再走任何一步。它一点都不存在了。你变成了大自然需要你成为的样
子:就现在这个原始的模样。”

千秋万世以来,人类漫游的脚步总在有意踏入极限的艰险,而弗朗西斯·斯巴福德(Francis
Spufford)在他的英伦极地探险史一书中说,“可能在某些时候,我特别不擅长说清楚为什么”。马奎斯和她的女性同好们——女人,孤身一人骑着骆驼穿
过沙漠或拉着200磅的雪橇走到南极,也无法更好地解释为何要这样做。“人们总是问:‘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童年经历?’”第一位孤身滑雪穿过南极的女性
菲丽西提·阿什顿(Felicity Aston)说。“对这个问题,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回答是:没有。”

马奎斯苦旅的剩下部分并不全是禅
意的福祉。启程七个月之后,她掉了一颗臼齿。她的牙床溃疡了,伴随的感染连抗生素都无法控制,开始下行到颈部,她只好从蒙古返回到她根据GPS坐标精确定
位的起点,又进入中国。在那里,某一天几个小孩一直跟着她,她带他们一起唱歌,教他们搭帐篷——后来他们偷走了她的黑莓手机。在老挝,一天夜里,毒贩突袭
了她的宿营地,拿着自动武器对空鸣响。之后没多久,马奎斯又感染了登革热。她把自己的左腿绑到一棵树上,以免自己在谵妄中乱走,掉进河里淹死。


场旅行的最后一年渐渐顺利起来。泰国之行波澜不惊。澳大利亚十分可爱,尽管酷热难当,最后两百英里时,马奎斯的双腿严重抽筋,几乎无法行走。她把这段经历
写成了一本书——《生来狂野》(Wild by
Nature,只有法语版)。最后一页如此淡然。“我到达了,”马奎斯写道。“我用右手的手背触摸着树干。‘亲爱的,我回来了。’我坐了下来。”


年冬天,马奎斯在华盛顿与国家地理演讲局(National Geographic Speakers
Bureau)的工作人员见面,因为探险家就是这样(他们基本都试过):回家,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书卖掉。当时,她再次进入主流生活已经9个月了,很开心身
体能重新体验舒适的感觉:睡在床上,每天洗两次澡。但她发现,身处人群让她感觉压抑,因为她的感官仍是如此敏锐,仅仅是坐在餐厅里,都感觉是种折磨。“你
听见洗碗机的声音了吗?”马奎斯问我,指着视野之外的厨房。我摇摇头。马奎斯无奈放弃了,说:“那里面还有广播的声音。”

马奎斯打算
2016年回到澳大利亚西北部。她说她的梦想是只穿一件纱笼、带一把旅行刀去澳洲,那将是生存实验的终极挑战。人们很难不好奇,这种冲动究竟从何而来。这
个问题遗传学家、生理学家、心理学家和宗教学者都曾试图回答,结果却都不令人满意。但是,一个受虐狂去探索或冒险,真正的原因或许是——那会让他们感到自
己活着。历险主题的文学作品总是奇特而积极向上的。1912年,罗伯特·法尔康·司各特去世之前的几天,写了一封信,告诉朋友他希望对方和自己在一起,
“聆听我们的欢声笑语”。去世那天,司各特说起这场旅行,“这种感觉,比呆在家里要美好得太多太多了啊!”

当然,如果你没死——那么,这
场极限旅行的经历是极其精彩的。游过鳄鱼肆虐的河流之后,马奎斯写道,每当她发现自己置身丛林,“我的欢愉就会十倍地增长。”也许,在有记录的对纯粹喜悦
的描述中,最鲜明的是挪威探险家亚历山大·嘉莫(Aleksander
Gamme)的版本。2012年,他从大力湾出发前往南极,开始了一场无人支持的长达1410英里的旅行,在第86天,他极度饥饿,蓬头垢面,来到了一个
藏身之处,是他几个月前孤身一人埋藏在雪下的。他从冰冷的粗呢旅行袋中掏出火柴、凡士林油和氧化锌药膏,然后开始欢呼:“耶~~~!啊~~!哈哈!耶!乌
呼!”他因发现两盒芝士面条而产生的极大狂喜,或许要比我们之中任何人整整一生所感受到的欢愉都要强烈。

伊丽莎白·韦伊(Elizabeth Weil)是一名杂志专栏作家,最近曾撰文介绍单板滑雪运动员肖恩·怀特(Shaun White)。

翻译:兰珩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8 23:40:00
流浪的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482
积分:43002
注册:2007年10月13日
66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流浪的心

发贴心情

    也许这是因为马奎斯探索的领域本质上是内在的——她探究的是恐惧的本质、耐力和自我依赖的极限以及一个女性人类个体孤身一人在荒野中旅行的意义。

呵呵,很有意思的一篇文章,谢谢秋香朋友!

真还有那么一种人生,不是在社会为生存而着,也不是为他人 为社会有什么意义价值地活着,而是选择只为远离所熟悉的人群与喧嚣,挑战自我,在各种险恶的生存极限的旅程中,练就出一种不同于常人的敏锐,从中去感知,也那么不同于社会一般人们,所没有的特有的欢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9 15:08:00
书秋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丛中笑
等级:军长
文章:2718
积分:21136
注册:2009年5月7日
67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书秋香

发贴心情

流版说的好,谢谢你的理解。 文中这些了不起的探险家超越了人类自身耐力的极限,与大自然的暴虐抗衡生存了下来(且是主动挑战),
即使司各特在去世那天还乐此不彼地说起这场旅行,“这种感觉,比呆在家里要美好得太多太多了啊!”
他们这种独特可贵的精神可能与西方文化的影响分不开,北美原始大陆的发现与早期开拓都有探险家的引领,那时环境也是极为艰苦,或许有时野地食虫也是唯一的
生存选择。

中国文化也许斯文了些,一本《红楼梦》可以影响中国几代人; 英国有莎士比亚的鸿篇巨著,但不乏涌现出诸多探险家,航海家,还有工业革命。好在中国现在赶上来了, 目光远大了, 以后还会更好。

谢谢浏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10 12:55:00
流浪的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482
积分:43002
注册:2007年10月13日
68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流浪的心

发贴心情

欣赏朋友您的勇气与选择,不用为生存而活着;也不为他人 社会活着;远离熟悉的人群与喧嚣,挑战自我,去感知别样的生活。

    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会),或可以选择这样的生活。好生珍惜吧朋友,多保重!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11 9:10:00
书秋香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头衔:丛中笑
等级:军长
文章:2718
积分:21136
注册:2009年5月7日
69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书秋香

发贴心情
谢谢流版的鼓励。

人总是不停地朝前走,我来到这里实际是新的征程刚开始,海市蜃楼并不存在,只不过眼前展开了新的地平线,大环境好得多。。
每个人都一样,一生不一定非要去世界旅游,由于经济所限,但可以开阔思想尽其所能一样有创造.
有些老知青低薪,家里经济拮据,但也有其思想水平,不放弃精神追求。这样的人令人钦佩。
每个人都有潜力,挖掘自己,有资本过个幸福的晚年。

谢谢大家浏览。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13 13:05:00
流浪的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482
积分:43002
注册:2007年10月13日
70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流浪的心

发贴心情
新的征程刚开始,开阔思想尽其所能,不放弃精神追求,挖掘自己,过个幸福的晚年,以为共勉 握手!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5-1-15 9:29:00

 257   10   7/26页   首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10页   尾页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605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