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新疆、甘肃、河北、京郊及其他地区的北京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畅谈人生……欢迎到这里共叙友谊,交流与抒发情感……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京郊及新疆、甘肃、河北等地区 』 → 病友
您是本帖的第 52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病友
月月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6154
积分:54950
注册:2007年8月11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月月

发贴心情
病友
病友

肖绪迪

什么是病友?《辞海》也没有给出令我信服的答案。

我试着,借用对战友一词的诠释:同一个战壕,面对共同的敌人,生死与共的兄弟。我给病友下了个定义:同一病
房的,面对共同病魔的弟兄。

一九七六年,我从部队复员以后,好像也没有生过什么大病,也没有住过医院。身体虽然不算强壮,有点小病小灾看看医生吃吃药就没事了。四五十年了,除了征兵体检外,我没有做过一次全面体检。

我迁居北京十年了,身体还真不错。只是今年初,病痛咸至,苦不堪言。厌食、疲劳、失眠、低烧、盗汗、便秘,甚至有了一些幻听、幻想、幻觉。身体突然消瘦,自知大事不好。

妻多次劝我,去医院做一个全面体检。我拖延了几日,就近找了个医院。花了两三天时间,检查了一二十个项目,诊断结果:结肠毛病,住院治疗。

因为床位紧张,第三天我才住进了肛肠科六号床。五号床住的,就是我要写的病友姜玉亮。他刚做完手术,浑身插满了导管和仪器,看着真吓人!

待到六过小时后,他巳经能正常与家人交流后,我急切地问了他,我最关心的问题:手术痛么?手术多长时间?他回答我说:全麻不痛,手术时间也不长,术前准备、术后收尾一个小时。听他这么一说,我那紧张的心放松了许多。

当晚,我没让妻陪床,请教了他很多很多。他简言之:其它的都没什么,只是洗胃的那四大杯水难喝。

术前,我果真领教到了那四大杯,每杯750克微咸的药水的难喝了。姜玉亮问我:您喝酒么?答:我喝呀!他在我旁边当起了指导:您喝啤酒么?答:只喝白酒,很少喝啤酒。问:您如果喝啤酒一次最多能喝几瓶?答:年轻时,我也能喝个四、五瓶。他说:那您就当喝啤酒吧!我叹道:喝啤酒是不限时的呀!喝这药水限时九十分钟。

难是难,喝还得喝。硬着头皮,开喝!

前两杯还行,第三杯就很难受了。第四杯,每喝一口就想吐。他鼓励道:您喝的不是药水,您喝的是啤酒!哈哈……此招神效,九十分钟内,我终于完成的术前准备的第一步。

第二天早八时,是我的手术时间。妻七点多了还没到来,我便着急起来了。他爱人安慰我说:阿姨若赶不到,我送您进手术室。她的真诚,让我的心放下来了。

不一会妻到了,手术时间也推迟了一个小时。九时许,我被推进手术室。我还与主刀医生来了点幽默:给我半斤二锅头,手术不用打麻药。麻药还是用了,而且是全麻。一个小时,我无知无觉,一个小时,我无痛无苦。我想这就是死去的感觉吧?我突然悟到,死的感觉真的很好,没有人们描述的那么可怕。十时许,我被推回病房。

病床上的我,身上插满了导管仪器 。我的血压一度飙升到爆表,高压200多!姜玉亮呼叫来了医生,注入降压药后,我的血压才慢慢降下。

六个小时的床上平卧,是不能用枕头的。他就一直陪我聊天,分散我的注意力。这时我这知道了他姓姜,本地人,在交道某生产条形码的工厂上班。晚上,妻要陪床。他说:设必要,有我帮帮忙就行了。妻陪我连续几天的检查,加上精神紧张,已经很累很累啦,能回家休息休息太好了。

术后次日一早,他对我说:第一次换药很痛的,您要挺住啊!我故作轻松答到:呵呵……我当过兵,不怕痛。换药真的是很痛,我还是痛得叫出了声,不过扛扛也就过来了。

近年来,我的记忆力衰退得很厉害。什么时间留空腹?什么时间吃什么药?我一概记不住。真的幸亏有他呀!他开玩笑说,他是我的住院老师。我说你呀,只能算是我的住院指导。

几天后,我们更熟悉了。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知道了,他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父亲在他很小时就去世了。全靠母亲当建筑工人,独自把他们养大。十五岁的他就进橡胶厂当了工人,下岗年代,橡胶厂倒闭。他没了工作,妻子也离他而去。

他一米八四的个子,长得真的是很帅。加上他老实肯干,很快又找到了工作,也找到了现在的爱人。

他的老母亲八十多了,有过骨折,有些糊塗。哥姐年纪也很大了,住得也远。白天,哥姐轮班照顾母亲。夜晚、周六、周日都是他全权负责。老母亲别无所好,就是爱喝点酒,虽然喝不了多少,不给酒喝就不吃饭。说到此处对我一笑,意思您不也是如此么?我说:我这几天不是戒了么?哈哈……

我问:你要上班又要照顾老母亲,不辛苦么?他答道:不辛苦!我母亲这一辈子,那才真叫辛苦。我能感觉到,他是最小的儿子,也就是他母亲最大的精神支柱。好一个孝子!我心中暗暗赞道。

每天,我们病房开水用量特别大,除了饮用,还要用中药做浴疗。十多天来,打开水的事几几乎由他爱人和他承包了。我多次向他们表示谢意,他总是淡淡地说:没事的。

三月二十九日,我们病房又来了一个病友。光头、纹身、五大三粗,滿脸横肉。自进病房后,我们就没有了一刻安宁。晚上,我俩一夜无眠。他又像对我一样,耐心地告诉光头手术前后应该如何如何,甚至比医护人员都有耐心都讲得清楚明白。我心中暗暗赞许,真是一个好人!

听说,他们厂很快就要搬迁到山西了去,我说你去么?他说厂领导对他好,但是我离不开家,更离不开妈呀!

我曾多次听到过厂领导给他打电话,对他可以说是关怀备至。我相信,他一定是个1好工人。

我们住院十天了,医生通知他明天可以出院了。他听了是满心高兴,我却高兴不起来,我真的离不开他这个住院指导了。

我妻知道了我的心思,她说:遇到一个好病友也是缘份福份呀!如果光头病友早来几天,你就遭罪了。我频频点头称是。

中午时分,主治大夫张医生匆匆赶来告诉他,检验报告没出来,什么时间出来才能出院。他一下子楞住了,张医生后面的安慰,没有了一点效果。他爱人闻讯赶来病房,双双陷入惶惶不安之中。我们的安慰,更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唉……我和妻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为他,也为我。虽然张医生也曾对我说过,据她多年的经验判断是良性的。

三月三十日查房时间,张医生拿着几张检验报告单来到病房,满脸笑容地告诉他,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良性。今天,你可以出院了。

他一下子跳了起来说:太好了!谢谢,谢谢……我为他高兴的同时,心里也打起鼓来。幸好在张医生一会儿又回到了病房,对我说,你也是良性的。哦!我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并趁机提出要求出院,张医生回答很干脆:好!

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感谢医生和医护人员。我郑重地对姜玉亮他们俩口子说:我也要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十多天的关爱。你们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2018.4.9.

阳光  健康  简单  快乐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25 19:37:00
流浪的心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版主
文章:5515
积分:43173
注册:2007年10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流浪的心

发贴心情
分享了,好文,好人啊,好人一生平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2-26 9:08:00

 2   2   1/1页      1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