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1965年,一大批朝气蓬勃的北京、天津知青共5334人,支边来到宁夏贺兰山下新组建的宁夏生产建设兵团农建十三师,屯垦戍边,为支援边疆建设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宁夏贺兰山』 → [转发]难忘黄羊滩
您是本帖的第 371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转发]难忘黄羊滩
单宝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軍長
等级:资深会员
文章:5054
积分:27523
注册:2011年11月26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单宝智

发贴心情
[转发]难忘黄羊滩

      难忘黄羊滩   作者  孔宗雪

    黄羊滩是我人生新的起点,也是我迅速成长的地方。
       我常常遥望着那个方向,它是当年宁夏农建十三师最荒凉最偏僻的一个团。遥望时我的心中会想起一个又一个首长,想起一个又一个帮助过我的贵人,想起我从未放下的同事与战士。
      想起首长,有时感激的泪会流,那种感激带着深深的不安,深深的愧疚,深深的怀念。
      1972年的暑假,张振勤政委和张化东副团长找我谈话。穿着黄军装的政委与副团长都很严肃,政委说:“孔宗雪,我们调你到学校当副指导员。” “啊?我小学毕业,怎么到学校当副指导员?”我吃惊了。“这是党委的决议,我们分析了你的情况,你到学校主持工作,抓党务和行政,给你配个教学能力强的校长。” 政委说着,胖胖的副团长看着我惊悚的连连说 “我不行。我不行。” 笑着插话说 “你行!你行!”
       黄羊滩团部学校有小学,初中,高中,全校一百多个学生,十几名老师,学校没设指导员和校长,只有我和副校长两人,我主持工作。
       我看着只有一排土坯房的简陋学校,看着老师上课只有和学生一样的教课书,不知哪里来的灵感和胆量,我带着王金兰老师闯到了自治区教材编写组,也就是自治区教研室的前身。我自报家门说 “我是黄羊滩学校的,我们学校办学很困难,什么都缺,我想找点教辅材料。” 王金兰老师说 “这是我们学校的领导。” “啊!这么小就当领导了?”几位老师正在分发作文辅导材料,对我们非常热情。听说我们学校只有11个教师,马上给了我11本。一个女同志说:“一个县才给10本,你们怎么一个学校就给11本呀?” 我提着那一小捆书,不知所措地说 “要不,我少拿几本,大家轮着看吧。” “拿上吧,拿上吧,你们看这小姑娘多可爱呀!”
      我和王金兰老师兴高彩烈地提着书回到学校,老师们如获至宝。
      初战告捷,我看着政委和副团长与我谈话的那间办公室,“你行!你行!”鼓励就像为我撑起了风帆,我开始为学校的发展奔波。为了稳定安抚一位教学骨干老师,我把他中专毕业的爱人从农业连调进了学校当老师,把有英语基础的一个女知青调到学校给初中的学生开了英语课。给两位住房困难的老师调整了住房。团政治部郭主任隔一段时间就找我谈谈话,问我工作上有没有什么困难,提醒我注意点什么。政委团长见了我会说“不错,干的不错。”我时刻提醒着自己,一定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校长是一位有教学经验的老校长,也是一位宽厚的长者,我找他商量事 “好好,行行,你定吧,我支持你。”成了口头禅。不知是我幸运,还是这位校长的人格,或许是首长们为我配搭档时的周密安排,我在学校工作很顺利。
      只要有空余时间,我就坐在教室里听课。真是一举三得呀,我自学了初中的数学,物理,化学。学生们看我在,课堂纪律好,学习很专心。我听老师的课,对老师有了深入的了解,我们常在一起交流教学体会。
       期末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时的考试卷是任课教师用蜡纸刻出来再油印,我看老师们忙,就主动帮老师印试卷。一滚子下去印不出字,我就问两位老师是怎么回事?原来我把蜡纸放反了,解决的办法是把腊纸滚干净再印。我擦着油印机正准备问两位老师可否开印时,抬头的刹那正看见两位老师手举腊纸两眼相视,那眼神告诉我,他们很轻视我。我迅速低下头继续擦油印机,不动声色中我的内心并不平静。小学毕业的学历,一直是我前进中的不足,当我跟着学生听课时,学习的欲望早已经产生,这个眼神像一种催化剂,加速了我上学的决心。
      1973年春天,万木复苏时,我已经自学完了初中的全部课程,我报考了银川师范学校。
      1975年3月毕业前夕,我在自治区文教局实习,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教材组找那几位老师,感谢他们三年前对我的帮助。我知道了他们的名字:杨淀勋,陈玉田,付景越,孙荷生,方海云……后来,杨淀勋成为我的恩师,为我出的几套书统稿,为我发表的几十篇文章字字句句把关。
      1975年7月,我毕业时留在了自治区文教局工作。我回黄羊滩看我的学校看我的领导,吕宝峰副政委亲切地对我说:“不错,不错,能留在自治区工作也是我们团的光荣。”杜修信副团长笑眯眯地嘱托着我,“好,好,到哪里都要好好为党工作。”唯有严肃的董鹤宵团长笑着说:“好你个孔宗雪,上学我不放你走,我就知道你回不来。”看着团长,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不知是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像打翻了五味瓶。
       敬爱的董团长,当年您坚决不放我走,我知道您惜才,挽留我。师部组织科吕伯祥科长和另一个科的王科长找我谈话,“你才24岁,给你个团副政委你不当,要去上学?”王科长笑着说。
       啊,团长,这一切我都知道。唯独不知道的是,一个个首长对我这样一个无血缘无根基,远离家乡几千里的知青如此关爱提携,他们为的是什么?
      还有我的班长,排长,连长指导员……
      班长刘凤威写的一手好字,常写点诗,把我写进诗中变成表扬稿。
      排长王锡和抡镐挖渠的动作就像一幅宣传画那样英姿勃发,看着他干活我也浑身有劲。“孔宗雪”常挂在他嘴边,让大家看我怎样劳动。哎!自幼勤快爱劳动不惜力成就了我。
      程桂松指导员看见我总是笑着叫声“孔宗雪” ,我等着他说点儿什么,但只笑不说话。在全连大会上,他一次又一次的表扬我,常让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但见面依然是笑,那笑容透过他那双大眼睛让我感觉到他对一个好战士的喜欢和鼓励。
      团部的广播室常常播放连队文书宛兴发的报道稿:孔宗雪,孔宗雪……也许就是这个连队小小的文书让全团知道了孔宗雪。武装连成立时选女排排长,负责筹备的赵合金连长直奔四连让我这个“二班副”连升三级当了女排排长,后来又当了副指导员。
      武装连女排排长是我人生路上最留恋的一段经历。30几个年轻姑娘,在我和副排长于咏梅陈秀华的带领下,盖房子脱土坯,持枪站岗,朝气蓬勃,英姿飒爽,成为黄羊滩上一支声名赫赫的女子队伍,一道亮丽的风景。我在师部举办的团支部书记培训班上介绍管理经验,自治区广播电台介绍了女排的先进事迹。最让我自豪的是,十几名识字不多的老职工子女个个脱盲,她们现在谈起一字字教她们的女知青依然热泪盈眶,她们的班长翟丽云,王佩琴,郭殿文都是她们的好老师好带头人。
      五年,从踏上黄羊滩我就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一步步成长,四连的“二班副”,武装连的“女排长”“副指导员”,学校的“副指导员”。我常常回去,看看四连我住过的土坯房,仿佛刘班长又在给我念他写的诗,宛兴发背着黄挎包到团部送稿子,指导员,副指导员,连长微笑地看着我……我从这里走出去,但从来没有忘记把我扶上马又送一程的贵人。
       一个青青涩涩的女知青,成长为稳稳重重的女处长,是黄羊滩让我实现了蛹化蝶的蜕变。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回首,无论离开黄羊滩多远,无论离开黄羊滩多久,我都会记得那个我成长的地方。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帖图照片由 孔宗雪 提供


发帖是责任  ·  读帖是学习   · 转帖是推荐   · 跟帖是友谊 。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12-5 15:08: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1563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