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原在黄陵县及延安地区插队的北京知青朋友们,愿为黄陵县的发展共同献计献策,努力回报第二故乡的哺育之恩!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三、关注第二故乡建设发展『关注延安地区建设发展』『黄陵县建设与发展』 → [原创]
您是本帖的第 1766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
通州老同志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连长
文章:162
积分:1703
注册:2011年11月3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通州老同志

发贴心情
[原创]

年(一)

1970年五月,我们1200多名北京支延干部,积极响应周总理对北京市政府的指示:“一面劳动锻炼,一面做好北京知青的管理工作。”总带队是八一学校校长孙乃东。

这一年,是我的本命年——庚戌狗年,二十四周岁。

我记得,是丁国钰(当时是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一行到北京站欢送我们的;路过西安站时是李瑞山(当时是陕西省革委会主任)一行人在站台上迎送我们的。

我记得,在铜川大礼堂欢迎会上,两侧墙上挂满了竖写条幅大标语,不知哪一位不懂礼数的向大会递了条子,当即左侧一条幅被摘了下来。原来上面把农业学大寨的“寨”写成了宝盖下一个“在”字。如此“直爽”,令人尴尬,不知带队人情何以堪,是否一个“囧”字了得。关键是递条子的时间不宜。

我记得,车队路过宜君山休息时,这里和北京的温差给了大家当头棒喝:一天前离开北京时许多人穿的是汗衫、短裤,在这里个别人穿上了棉袄!同样是晴天差别怎么这么大。

我记得,陆续走过黄陵、洛川、甘泉后,车队刚一拐弯,前面远处小山后突然闪出了延安宝塔的身影,全车人不禁高声唱起了“滚滚延河水,巍巍宝塔山”......

我记得,车队过二十里铺时,我们受到延安人民敲锣打鼓夹道欢迎,红旗、横幅、标语和红绸组成了红色海洋。有几个女知青挥手流着热泪追着我们的车奔跑......

在延安参观学习两天后,各区的北京支延干部分别走上了延安十四县的工作岗位。

回忆当时选拔支延干部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有的各方面条件适合,并没主动报名。有的已经三审通过,却又找借口打趴了。对此军代表发狠说,这样的同志要严肃处理,入党、提干都会成问题。

我们朝阳区以老中青三结合形式选拔了48名来自各基层单位干部在黄陵县工作(其中一名园林局的女干部柯诚,到了延安他女儿插队的地方工作)分到桥山、太贤、龙首、田庄、侯庄五个公社。

另有70名来自公安系统各基层单位干部则分到隆坊、建庄、双龙、店头、仓村、阿党六个公社。

我们九名北京干部分别分到侯庄公社及下面八个生产队:

刘利泉是住公社代表,留在公社大院。

西嵘——桥沟队;王钦作——贾原队;王树宽——店子湾;喻杏卿——北原畔;赵淑敏——侯庄三队;崔万禄——周畖队;张雅臣——土桥队。几个月后因工作需要,在龙首工作的郭明和喻杏卿调换了工作岗位。

我分到曹畖,是大队党支部书记曹福全赶着驴车从公社接到村里的,住在饲养室旁边的小房里。    

村东边宣传影壁刚好刷完白,按书记要求工工整整地描写了“农业学大寨”五个仿宋印刷体红色大字。

我带了一封单位全体职工写给老区人民的慰问信,单页,黄底红字,是蜡纸铁笔钢板刻印的,有三十多张,交给曹书记分发到每户家里。我吃派饭时,看到他们用枣刺工整地扎到土窑洞的墙壁上很显眼的地方。

曹畖没井,全村吃水要到沟里挑,我沿着陡峭的山坡踩着窄窄的“之”字路小心翼翼地挑上来在陕北的第一挑水,沟很深,这一挑水大约用了半小时,上来只顾呼哧呼哧喘气了......。不久我托家里人买的菜籽寄来了,种在了知青们的自留地,因为缺水,长得不太好......

不久我被调到邻村故邑大队。这里知青都是垂杨柳中学的。有一名西安公安系统下放干部,姓袁,和北京知青关系尚可,只是身体不太好,我俩住在一个土窑内,老袁年纪比我大,五十岁左右,对他比较尊重。

和曹畖一样,故邑没井,到沟里挑水的事就落在我的肩上。这里的知青和别的队很少来往,主要原因不是一个学校的,这样也好,不招灾不惹祸,和社员们保持着良好关系。

彭红是男知青里最瘦小的一个,也最聪明,居然自己组装了七管半导体收音机。在当时各户刚通了纸质小喇叭,彭红的本事算顶呱呱了。1971年底分配工作离队,后来听说调到中央办公厅给胡乔木做秘书,以后又回到延安做党史文献工作。这是在反映知青在黄陵的《黄陵文献》文史第十辑上看到彭红签名后了解到的。

197010月,按上级要求,支延干部要集中工作。我们几个男同志住到了侯庄二队稳儿家一间厦子里,正房是三孔砖窑主人住,厦子是东房,面积不小,炕上躺五六个人还不算挤。老刘回京养病,老西代理了他的工作,暂住公社。

王钦作在贾塬知青点盘过回风灶,把原来厦子里的灶台改造后,果然好使多了,还不用拉风箱,在一起开伙不成问题。

有一次改善生活还吃了饺子。和面用的不知是谁的洗脸盆(不知该同志洗过脚没),切菜剁肉用的是一块坑洼不平的木板,揪剂儿擀皮用的是崔万禄带塑料贴面的行李箱,笊篱是郭明用细柳条编的......

一个个白色小元宝似的饺子下锅了,开锅点水,再开锅再点水,一切按北京的程序办,终于香喷喷的饺子出锅了......,那是一顿至今再也没吃过的饺子宴!

这一年,北京支延干部基本完成了上级统一部署的各项工作任务。大家信心满满,准备来年取得更好成绩!

在当时条件下, 北京干部的队伍不是铁板一块,一千多人的大集体还是出问题了!

<--EndFragment-->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8-12-29 22:49: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