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赴东北地区知青报到联络,寻亲觅友,互动交流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二、知青联谊 主管超版 回顾往事『 东北黑土地 』 → 12页:为人民服务
您是本帖的第 27612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12页:为人民服务
木方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等级:军长
文章:1834
积分:12153
注册:2010年7月11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木方

发贴心情
文革时协和医院怎么抑制针灸扎哑巴
秦全耀 于  2018/11/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973年的一天,我去协和医院看病,在后楼一层的通道里赫然看到了墙上贴着一张通牒,竟是催促林巧稚到医院图书馆还书。
    林巧稚当时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科学院第一位女学部委员、中国妇产科的泰斗。这么个大人物不就是借了本书没还吗,居然被贴出来示众!
    这就是上世纪70年代,协和医院严于管理的真实一幕。这在今天似乎不可想象。
    而下面的几则故事则更容易让人理解,什么是医院的治院精髓:
    1974年,我因咽角化症在协和医院住院做扁桃体手术。当时上级要协和医院选一男一女两个患者做“针刺麻醉”试验,其中一个就点中了我。
    “针刺麻醉”是当年上级领导倡导的,报纸、广播大事宣传。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还被特地安排参观这一“奇迹”。那次参观还直接引发了美国出现“针灸热”。
    但是,万没想到,在我手术的前一天,协和医院的张庆松医生提出坚决反对,他认为近代外科学的基本原则之一是施行麻醉,做“无麻手术”是违反原则的。
    张庆松何许人?此公曾担任过首都医院(现协和医院)副院长、中央卫生部学术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临床医学研究所副所长等职,并长期担任高层领导的保健医。张庆松对中国医学的最大贡献是开创了变态反应这门学科。老秦说中国变态反应医学的第一个带路党非他莫属。
    我清楚地记得他当时说:“医生不要信报纸的,要信科学”。在他的坚持下,我没能体验“无麻手术”。
    很多年后,一位医生告诉我,当年就是要找像你这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不怕疼、四是即便疼也不肯承认疼的文革小青年,才能“证实效果”。我现在回想,要不是碰到敢说真话的张庆松医生,不打麻药就开刀,非疼死不可。
    别忘了张庆松是在什么时代“唱反调”的: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树则挨批斗,罪状之一就是反对“针刺麻醉”。
    文革中有一部单位组织,人人必看的哑巴被解放军医疗队针灸后能说话的纪录电影。片中的插曲《千年的铁树开了花》曾风迷一时“啊!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开了花,万年的枯藤发 了芽,发了芽,如今咱聋哑人说呀说了话,感谢毛主席恩情大,恩情大。”面对这种从上而下的有政治目的宣传,谁敢说个不字。但治学严谨,不图虚名,坚持实事 求是的张庆松就敢。在有关针刺治聋哑的文章雪片似地飞向《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编辑室,作为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华耳鼻咽喉科 杂志》主编的张庆松面临着严峻的抉择。他坚决顶住了这阵歪风,坚持不在他主管的杂志上发表一篇不实事求是的文章。他在协和医院公开说,我当了一辈子耳科大 夫,我就不信。他的这种高风亮节赢得广大耳鼻咽喉科工作 者的信任和支持,为此他也没少挨批斗。
    文革时张教授挨整的一条罪名就是,他查房见到鼻腔恶性黑色素瘤的患者,对学生说,这种肿瘤恶性程度太高,除非把头砍下来,几乎无法根治。对于阶级弟兄的这种恶毒言语当然是不可饶恕的。张教授鼻内开筛手术做得很好,号称“筛王”,不过在一次为某部队首长手术,术中损伤视神经导致单侧失明,遭降级处分。筛窦曾被认为禁区,而鼻内筛窦手术被称为“是所有鼻窦手术中最盲目和最危险的手术”也不无道理,特别是在没有内窥镜足够视野的情况下。
    胡耀邦主政后, 人性化的欧阳启旭被任命为协和医院院长,在上厕所时他发现了正在打扫卫生的张庆松,此刻男儿有泪不轻弹,泪珠已是如雨下。不久张庆松被恢复了副院长职务。
    如今看来,文革时期的协和医院能发出这些“不合潮流”的声音,实在难能可贵。本博秦全耀说也许这就是“希波克拉底誓言”。
    我理解,唯科学真理是从、坚持科学严谨是当年协和医院的治院精髓。这种精神支撑着协和医院即便在文革时期,仍能维护医道的尊严,承继着“严谨求精”的诺言。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8-11-30 14:46: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