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各地插队、兵团、农场、干校北京知青名单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一、论坛大厅 主管超版 月月『 知青名单录 寻人专栏』『 知青名单录 』 → 山西省新绛县插队名单
您是本帖的第 8596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山西省新绛县插队名单
老三届小蜜蜂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副站长
文章:5115
积分:34514
注册:2008年2月11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老三届小蜜蜂

发贴心情
知青岁月:山西新绛知青冯启安插队的二三事

这张田间犁地的照片定格在上世纪的1971年,距离现在已47年了。这是北京知青冯启安,当年在山西新绛县插队时的一张照片。看到这张照片,不由想起冯启安知青岁月的二三事
  1969年那年,刚刚17岁的冯启安,响应毛泽东主席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离开首都北京,离开兄弟姐妹及年迈的老母亲。满怀激情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山西省新绛县插队,从此,生活揭开了新的一页。
                          他们曾经错怪了大娘的一片热心
冯启安一行九男六女十五人坐拖拉机爬坡来到横桥乡刘家庄,这里地处黄土高坡,一边是深沟,一边是土堰,真够吓人的,这些京城来的小青年哪见过这深沟土堰,寒冬腊月的天气竟然叫他们冒出了许多冷汗。一进村,便听到:“热烈欢迎—北京青年—来到我村—安家落户”的口号声,一百余户的村落,在村口围了许多欢迎的村民,他们喊着口号,表示对北京知青的欢迎,尽管相互不熟悉,见了面,手里拿着东西,拉着手问寒问暖。大嫂、大妈拿着水果、柿饼让知青尝,这时,急匆匆走来一位老太太,拨开人群,拿出黑糊糊的小圆饼,端到几个女知青的面前,说着知青们听不太懂的地方话,叫她们趁热吃。女知青看着眼前着装不整,脸色黝黑老太太,想起了在北京看过的许多电影中的镜头,敌人藏在群众中包藏祸心。这老太太是不是地主婆想趁机暗害我们?阶级斗争这根弦不由绷紧了,没经过世事小姑娘眉头解锁,吓得快哭了。这时,冯启安看到这一幕,拿起一块黑色的小圆饼吃起来,很香很甜,冯启安连说:“好吃,好吃!”知青们都抢着吃起来。
  这是一个插曲,也是一个乐子。事后了解到这位老太太是村支书的老母亲,她听说村里要从北京来一批知青,特意用白薯做成饼,想叫她们尝个稀罕。这些知青在城市吃馒头和大米,哪见过这黑的烙饼。误解解除后,这些女知青把老太太抱着亲了又亲,谢谢她的一片心意。
知青生活从喝醋开始
山西的醋有名,冯启安和从北京来的的知青,第一天就与醋结下不解之缘。
来到郭家庄的第一天晚上,村支书用马灯照着,把知青们带到特意安排的房间里,关照他们休息,然后关上门才放心地回家去了。黄土高坡上的第一个夜晚来临了,冯启安与郝卫东的男生住在一起,山村原来睡土炕,村支书怕这些知青睡土炕不习惯,特意准备了床板床,很快他们进入了梦乡。半夜三点多钟,郝卫东先推了推冯启安:“二哥(冯启安当时按年龄在村内的插队同学中排二)我有些恶心。”冯启安听到叫声懒得动弹,“二哥…二哥… ”“怎么了?莫非白天吃柿饼吃多了想出去方便吗?冯启安枕头底下摸出了火柴,拿出了一根愣没滑着,又颤颤微微地拿出一根时不料竟撒了一地,还是没滑着火柴。冯启安也晕了,扑通一下滚在地上了。莫非是煤气中毒?冯启安爬到门口,打开用铁锨顶住的门。急忙招呼喊伙计:“兄弟。从这出去,快出去…”门缝里的小风一刮,冯启安晕了过去,不能动了。没过多久,村书记和赤脚医生来了,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茶缸柿子醋,给这些煤气中毒的知青灌喝下去,天亮时分他们都清醒了。也许煤气中毒不算严重,醋也起到了作用。当冯启安与知青们欢蹦乱跳之后,逢人就说:“我们的知青生活是从喝醋开始的”
井水好喝也难喝
有一首民歌唱道:樱桃好吃树难栽,辛福生活等不来。上世纪60年代,农村的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不必说早出晚归田间耕作,吃水用水印象就太深了。黄土高坡上的水好喝也难喝。说它好喝指的是味道,天然的矿泉水,比京城的自来水好多了,但也难喝。难喝指的是采水太难了,由于地出高原,水井格外深,吃水要到四十余丈的井里绞水,长长的牛皮绳伸到井里,要想把一担水担到缸里,需要四个人合作才行。第一个人是专门摇辘辘的,第二个人是站在第一个摇辘辘人的对面,当辘辘把往上快行到顶点时,帮助往自己的怀里一勾,一个柳罐空的下去了,一个装满了水的柳罐上来了,为了保持平衡,第三个人是坐在井沿边上,用手捋握着系着柳条编的水罐的长牛皮绳,帮助掌握柳罐吃水的深浅,避免水罐由于上下井口不平衡溜掉井里面。第四个是往家里担水的人。四十几丈深的水,上下一次打水的柳罐,需要十几分钟。如果缺人想吃井里的水,那可只好到七八里以外的沟里去担了,虽然沟里的井不深,可来回得走半个多小时,算起来,跟绞水的时间也差不多。
一次冯启安想在乡亲们面前露一手,想练个单手牵羊、别出心裁来个新花样。不料一个挽花子扣没弄好,绞水用的柳罐桶连同四十几丈的牛皮绳,全掉井下去了,险些把人也扣下去。村里热心的壮小伙,赶紧从别的小队找来一盘绳,把人绑好,顺着井口溜到井底,把掉进井口里的井绳连柳罐桶,费了好大的劲打捞出来。虽然是打捞出来了,可湿漉漉的井绳要是再用,只能晒干了才行呢,真是误事不小。事后,一个年迈的老人指着捞出来的湿井绳和柳罐说:“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真没见过连绳带桶都掉进井里的事情呢。”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8-5-7 8:19: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