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原创小说散文习作、展露风华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五、文学天地 主管超版 大江东去『 原创小说散文 』 →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4)
您是本帖的第 126930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4)
李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连长
文章:219
积分:1576
注册:2010年7月21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敏

发贴心情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到达塔林以后,爱沙尼亚商会设宴招待了我们。有关负责人告之,中世纪的塔林就是个商业繁荣的都市,那个年代这里就有了同业公会,也就是现代商会的前身。我们被安排和当地银行界作了接触,其中有爱沙尼亚信贷银行和联合银行,它们正在积极寻找海外资本的合作伙伴,希望提高市场份额的占有度,和目前爱沙尼亚金融老大汉莎银行一决雌雄。同时也走访了爱沙尼亚几家物流企业,其中包括塔林海港股份有限公司,听取其高管对该地区行业发展前景的分析。我们将第一手资料发回布鲁塞尔,供公司决策层做投资评估。

爱沙尼亚独立以后,全盘接受自由市场经济,大刀阔斧推行私有化,经济增长率为欧盟之最。由于实行零关税和自由贸易政策,这里的物价和消费是欧洲最低的,甚至比东欧的波兰更便宜。富裕的北欧和西欧游客蜂拥而至,其中来自斯堪纳维亚诸国的为最甚。

冬妮娅有发小在塔尔图大学就读,在其帮助下她找来了自行车,这样汽车可以弃之不用,我们蹬着单车到处溜达,走遍塔林的大街小巷。塔林分为上下城区,历史上上城是贵族和僧侣居住的高尚区,而下城是商人和平民的聚集地。八面体哥特式建筑的市政厅,就建立在这里的拉科雅广场之中,这座塔顶竖立有神像的建筑物是塔林市的地标。

近代塔林开始城市开发,新区有各种绿化带和公共花园,其中最著名的是叶卡捷琳堡公园,在这里游人可以看见一座硕大铜像,冬妮娅告诉我们,是当年为了纪念俄国军舰“美人鱼”号的沉没,沙俄彼得大帝下令建造的。最令人震撼的是公园露天音乐舞台,背靠大海可容纳三万人同台歌舞。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金凤萧瑟的季节,只见十余万之多的听众席空空如也。
塔林是北欧保存古代风貌绝无仅有的都市,在老城区几乎是中世纪的再现。清一色的古建筑和狭窄弯曲的街巷,就连酒保小贩都是一身的民族服装打扮,头戴橡木色头巾的牧羊女和兜售饮料的酒桶车,俨然一派时光倒流,我们庆幸没有开车前来,否则难以深入古风犹存的老城一饱眼福。这里有一个历史博物馆,专门陈列苏联时代的文物,以表当地人对一个终结时代耿耿于怀的心结。薇拉向我们指认了当年苏联克格勃的爱沙尼亚总部,是一座独立的大楼,牵萦回绕着人们对过去布尔什维克年代的追忆。
和老城的赫尔曼高塔联为一体的红砖结构的建筑物,便是爱沙尼亚国会大厦,初看是如此的不起眼,就象中国的一所村委会。虽然塔林城是个历史的老古董,但是并不妨碍年轻人通宵达旦的夜生活,酒吧和夜总会星罗棋布,这里的女孩子是个顶个的水灵。风流倜傥的史密斯和两位漂亮的女同事,几乎晚晚外出狂欢,流连忘返,留下我一个人独守酒店的空房,看书写字也能耐住寂寞。
就象黑洞视界上被冻结的时间流,塔林旧城的光阴仿佛停滞在千年前的一刻。如果不是突然冒出来的麦当劳,时间旅行的人们还无法回到现实世界。和那些慕名而来的国际游客相比,骑单车观光的我们显得别出心裁,在这里团团转,既潇洒又便捷。听着哪个角落传来的民族音乐,闻着空气中海风的咸味,看着此起彼落的古堡,城墙和教堂,无疑是一种奇妙无比的体验。
沿着长长的漫坡,有时候也得推车走上丘陵,在这里可以眺望近处的红顶塔林,远处的蓝色港湾,好像置身于童话世界。我们骑着车来到塔林海港,只见朝晖夕阴的芬兰湾气象万千,衔远山,吞碧海,浩浩汤汤,横无际涯。这是波罗的海最具规模的渡轮客运码头,有往来瑞典斯德哥尔摩和芬兰赫尔辛基的班轮,到芬兰海湾对面的赫尔辛基只需三个小时。
我和史密斯有了新的想法。完成在爱沙尼亚的公务,我们和顶头上司通了电话,希望能够给予一个短期度假的机会。电话另一端的西奥二话不说,便批准了请求。为了犒劳下属,善解人意的西奥特许我们带薪到赫尔辛基一游。万里他乡遇故知,在芬兰首都将能遇上一位久违的学友,这就是我的大学同窗梁子嵩。
第二十八章 南太平洋岛国
梁子嵩有九个兄弟姊妹,老爸打小从广东到上海创业,由一个苦孩子成长为出人头地的老板。解放以后从公私合营到文化革命的漫长岁月,铅华洗尽,脱胎换骨,昔日的资产阶级大户,早已变为胼手胝足的劳动人民家庭。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中,梁家半数子弟去了农村,削籍投荒,排行老六的梁子嵩也是其中的一个。
梁子嵩插队的地方是革命老区江西井冈山地区,是中国革命的摇篮。古人言:“六合八荒,有忧者,也一定有其乐之处,择其忧者为鬼为尘,择其乐者为仙为神”,梁子嵩是选择了后者,在他的眼里,“青青田上稻花香,碧水清浅摇绿秧”也是农家的自在和乐趣。在层峦叠嶂的崇山峻岭之中,甘贫守困,“手拿汉书骑黄牛行歌于野”,梁子嵩一落户就是九年。家贫出孝子,插队期间仅有两次的回沪探亲,黝黑精瘦的梁子嵩也没有空着手,扛回数百斤的上好木料,作为父兄打造家具之用。
头戴斗笠,手扶犁把,耕作于田间山边,看日出日落,梁子嵩终于成为自食其力的农人。在死水微澜的特殊年代,这段刻骨铭心的生活经历,使梁子嵩明白了什么是“面朝黄土背朝天”。无奈和枯竭的想象扼杀了梦想,自打出生以后,在这里生活的每个人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生活轨迹和归宿,心似已灰之木,世世代代重复着相同的故事,定格于同一个画面,毫无新意。虽说“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忘怀得失的梁子嵩躬耕不辍,常著文章自娱,耐得住寂寞。

《萍踪传书续集 -环球航海日记》(《萍踪传书》姊妹篇),已出版并参加2018上海书展。

笔者乘坐超级邮轮“眩目号”,沿着哥伦布足迹环游世界。航程三万一千二百海里,历时百余日。期间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国际日期变更线,两次穿过0°纬度,赤道和回归线,横跨北半球和南半球。

所游历的一个个国家和地区,让笔者亲历天涯海角的绚丽风光,和美轮美奂的异域韵致,以及见识地球诸多不同的文化。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看到《萍踪传书》及续集即时推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8-12-6 19:49: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3125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