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原创小说散文习作、展露风华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五、文学天地 主管超版 大江东去『 原创小说散文 』 →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4)
您是本帖的第 93254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4)
李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连长
文章:202
积分:1449
注册:2010年7月21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敏

发贴心情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西格蒙有个女友,是个家境优裕的西方姑娘,却深谙中国文化的精髓。这位同样会说中文的英国女博士,是他当年在中国留学期间的同学,后来双双堕入爱河成了恋人。虽然只是同居,两人已经有了爱情结晶。每次到他们家作客,丽莎一边哄吃奶的小子,一边和我大聊诸子百家,虽说只是女流之辈,和稍鹜于功利机巧,一心想出人头地的男友西格蒙相比,身为学者的丽莎心态平和,颇具大家风范。在华沙逗留期间,工作之余西格蒙伉俪带我们到处游玩。
波兰东面与俄罗斯和立陶宛比邻,西面与德国为壤,南部紧挨着捷克和斯洛伐克,北面濒临浩瀚的波罗的海。十九世纪中叶波兰的资本主义开始全面取代封建主义,十九世纪下半叶彻底完成了工业革命,在西欧算不上先行者,但是还是早于世界上其他国家。
在波兰将近四千万人口之中,本民族占人口绝大多数达百分之九十八,和移民比例居高不下的西欧各国不同,鉴于斯大林时代的封闭体制和经济状态,在东欧外国移民几乎绝迹。据说当时有若干东欧政治家提出,大量吸引西方的百姓归顺过来,以此证明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没落,但是不知怎么搞的,最后无疾而终,不了了之,一度成为贻笑大方的黑色幽默。
今日的华沙市完全复原了老城和新城的格局。维斯瓦河西岸是旧城区,集历史人文建筑之大成,大多数的名胜古迹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沿着南北走向的Nowy街散步,便可到达著名的华沙老城的中心广场。古代这里就是农贸市场,如今四周都是招徕旅人的咖啡厅,酒楼和旅游纪念品商店。华沙的历史文化以维斯图拉河岸为依托,围绕着城市中心广场发展起来。这里可见不少装饰有壁画,拱顶和游廊的房屋,其建筑风格不外乎是哥特式,巴洛克以及文艺复兴式。
当年“华尔沙娃”庇护神的美人鱼小铜像,躲在在城堡广场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跑到跟前一看,手持刀剑和盾牌就是个波兰巾帼豪杰的形象。铜像下是一汪清泉,双手掬水挥洒在脸颊上,有着夏日冰镇的惬意。当年多亏美人鱼的守护,闻风丧胆的维斯瓦河水怪偃旗息鼓,从此不再兴风作浪。在二战的时候,华沙人挖地三尺,将铜像拆卸深藏,战后美人鱼才得以完璧归赵,重见天日。

Nowy街是华沙的香榭丽舍大街,不过规模没有法国的那般大。从风格各异的历史建筑,就可以看出当年列强入侵和统治的痕迹。因为大量的绿化植被,城市街道一尘不染,整洁程度在东欧地区属于上乘,与西欧城市不相上下。沿街往南步行二十分钟,便到达肖邦公园,园内能够看到被誉为波兰之魂肖邦的巨大雕塑,舒曼曾称他的音乐像“藏在花丛中的一尊大炮”。

由于害怕其精神感召力,纳粹德国占领波兰期间,肖邦音乐和军火一样作为严禁之列。长满奇花异草的公园居然也有孔雀和鸽子出没,令人想起维也纳的约翰. 施特劳斯公园。公园有个露天舞台,整个夏季每晚都在此举行纪念肖邦的现场音乐会。肖邦公园又称瓦津基公园,原为波兰国王的夏宫和皇家花园,公园湖中岛上的水上宫殿是华沙一景。

东道主把我们带到了位于华沙古城南侧五边形的华沙城堡,城堡西侧是一个王宫广场,那里的花岗石圆柱上是当年定都华沙的君主之铸像。城堡外观十分大气,具有王者风范。王宫画廊收藏的波兰国宝级的油画,展现了这个民族悲情与凄美的历史。二战期间华沙城堡被纳粹德国工兵炸成废墟,战后几十万波兰人义务参加重建,站在复活了的华沙城堡跟前,人们不禁感慨万千,产生了对于不屈不饶的波兰民族由衷的敬意。
华沙大学对面的圣十字教堂是个不能不去的地方,教堂中埋葬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小说家莱蒙特和钢琴家肖邦的心脏。由于波兰亡国流亡海外,肖邦至死未能返回故土。这位一代音乐巨匠去世以后,按照遗嘱人们将其心脏,移回让他魂牵梦绕的祖国,安放在圣十字教堂的第二根柱子里,以慰英年早逝的亡灵,柱子上面刻有马太福音的词句“因为你的珍宝在那里,所以你的心也在那里。”
在华沙新城区,却是另外一番气象。如今还可瞧见当年遗留下来的苏式居民楼,一排排地列成队伍,除了门牌号码之类数字以外,没有个性,色彩单调。建筑风格反映一个时代的风貌,看来是美学的重要含义。如今的新建筑式样多元新颖,采用了和西欧一样先进的建筑标准,材料和工艺。现代化的摩登建筑比比皆是,仿佛向世人表明铁幕时代的一去不复返。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位居华沙中心位置的文化科学宫,这座被视为波兰和苏联蜜月期的建筑,是当年斯大林馈赠的礼物,过去一度是华沙最高的建筑,如今和那些隽爽风姿的新式高楼大厦相比,不免显得陈旧矮小自惭形秽。波兰经济转型以后,人们一直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是否将这个冷战时代象征波苏特殊关系的历史见证物拆除,以此显示向西方投怀送抱的情愫。波兰人把毁于战火的所有历史文物一一复原,却坚持要把这座建筑从地图和记忆中抹掉,不依不饶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民族心态,耐人寻味,发人深思。

东道主说,和所有“新欧洲”的东欧国家一样,波兰十分亲美,比起“老欧洲”的西欧国家,有过之无不及。原华约成员国纷纷倒戈,一夜之间和昔日的宿敌称兄道弟。昔日的盟主苏联现在不复存在,应了中国的古话:“势存则威无不加,势亡则不保一身”。然而这样高深莫测的国际政治,不是卑微的草民所能弄明白的。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12-4 17:37: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1563 秒, 4 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