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 原创小说散文习作、展露风华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北京知青网论坛五、文学天地 主管超版 大江东去『 原创小说散文 』 →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4)
您是本帖的第 71851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原创]萍踪传书(连载4)
李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连长
文章:198
积分:1429
注册:2010年7月21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李敏

发贴心情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作为跨国企业M公司的门脸很大,总部大楼是一座气派十足的摩天大厦,接待大厅有西欧少见的保安挡驾。来宾被领到豪华的会议厅,公司董事和高层人员已经等候了多时,寒暄过后东道主和我们列席椭圆形会议桌的两边,开始了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之间的游戏:一个M公司兼并业内知名企业的项目,充当并购的策划顾问以及通过融资手段,协助其毕其功于一役,就是我们要担当的角色和需要完成的任务。

由我方负责运作的资金筹措,来自于包括富有的个人,信托基金,养老基金等第三方,以及短期公司债券通过市场的公募,这是本公司最赚钱的拿手业务之一,作为企业融资和交易部门经理的西奥先生,无疑是这方面经验丰富的老法师。

大概是因为荷兰企业文化的缘故,东道主闭门开起会来没完没了,人们不厌其烦地斟酌所有细节,交头接耳,相互讨论,决定取舍之前考虑再三,如履薄冰,不禁想起中国过去年代的大小会议之多,拖沓冗长,令人叫苦不迭,如今想起来实际上这是一种“民主集中”的精神体现,现于资本主义西欧大行其道,也就似曾相识了。在对方的团队之中,人们几乎分辨不出谁是主帅,这里没有一言九鼎的人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由思想和提出问题,恰恰是这种没有强权的集体智慧,形成了荷兰人特有的团队精神,使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欧企业有不少出色的职业经理人,他们之所以优秀,是知道如何将员工的能力和才智聚合一起,兼听慎取,避免轻率抉择。与其相比,中国的经济活动往往更加依赖企业家的个人能力和魅力。荷兰人认为群策群力广开言路是一等要务,如果每个人都思考了问题并提出对策,其中总会提出不少真知灼见,再加以集中从而形成优化了的决策,往往比少数几个人拍脑袋想出来的要高明许多。

距我们下榻酒店不到百米之处有家广帮饭店,中午在公司胡乱将就那些西式工作午餐,下班以后便迫不及待赶到这里。晚餐用膳能够品尝家乡菜肴,无疑是异国的一大享受。梁老板是六十年代离开香港,山高路远,饱经风霜,辗转来到欧洲,最终寻得立足之地。他乡遇故知,每次我来到饭店用餐,梁老板都亲自送茶端菜,末了特意奉送甜点水果,甭说有多亲热。

梁老板告诉我,时事唯艰,商道多舛,和过去生意火红的年代不同,现在饭店的营生要难做许多。荷兰的中餐馆超过两千家,千人以上的镇都有它的身影,其数量和国土数十倍于荷兰的法德之中国饭店持平,由此可见其惊人的饱和度。和这里大多数早年来到西欧的华侨相同,梁老板已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成了侨居国富裕公民的一份子。

梁老板看上去还是那样的老土,那样的本色和朴实。俗话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可惜世间懂这个理的人不多。二十一世纪的新华侨和留学生,其中不少自以为有仨瓜俩枣的,而且什么都不会干,什么也不愿意干的,如果将这两类侨民放在一起对比,令人唏嘘不已,后者成功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荷兰的华人历史将近百年,十八世纪初这里的海员大罢工,当局急中生智招聘了一大批中国水手应急。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劳工开始大规模登陆,在荷兰的工厂农场打工艰难谋生,那个年代港口城市鹿特丹就有了唐人街的雏形。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期,荷兰的经济一蹶不振,裁员大潮之中中国劳工首当其冲,海外华侨有家难回,只能自食其力操起卖花生糖的营生。

衣衫褴褛的华人在胸前挂个装花生糖的大兜,走街串巷到处叫卖,以至于当地人给华侨起了个雅号“花生人”,即便现在听到梁先生的叙述,都会感到一阵阵的辛酸。作为多灾多难中国民族的一部分,华侨付出血泪的代价,以过人的勤奋和勇气,在万水千山以外的蛮夷之地生根开花,每当想到这里,心中此情难寄的惆怅油然而生。

和欧美的大多数华侨一样,荷兰华人和餐饮业休戚与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餐馆开始兴起,然后由沿海城市向荷兰全境迅速蔓延,五十年代达到高峰。百分之九十的荷兰华侨以中国饭店这个古老行业为生计,直至目前中餐馆还是华侨必须要守住的主阵地。虽然近年开始向贸易,花卉,旅游和房地产等领域伸出触角,毕竟时间太短火候未到。荷兰的中餐馆店主多为广东籍和温州籍,梁先生顺理成章成为当地德高望重的侨领,直至今日我们还有来往。

马拉松会议连续了一个工作周,最后双方达成了共识,拟定了文件并签字生效。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可以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技术上的具体事务,紧锣密鼓有条不紊。除了几位同事继续留在荷兰协调东道主的并购工作以外,西奥率我们由M公司的有关负责人陪同,前往卢森堡与专门承办公司债券的相关机构接洽。国际金融界人士都知道,卢森堡资本市场经营欧洲债券的规模为全球之最。

从阿姆斯特丹赴卢森堡市还得经过比利时,回到布鲁塞尔已是星期六,有妻小均留在家中度周末。我和史密斯无牵无挂,西奥也就让我们充当前锋,带上M公司的代表,马不停蹄驾车先行前往卢森堡。西奥率其余人马随后赶到,约定周一与我们会合于目的地。

这是一辆黑色的豪华奔驰轿车,流畅的曲线冲淡了咄咄逼人的霸气,而又不失王者风范。开车的是M公司财务部的卢卡斯,小伙子一脸的斑雀,逢人便笑,口吐莲花,说话既有文采又有礼节,显示大公司文化熏陶出来的职业修养。曼弗雷德是M公司总裁的高级助理,说来也巧,虽然年龄大了不少,他是史密斯在伦敦商学院高年级的学友,本来就相互认识。

和史密斯一样,曼弗雷德出身名门,父亲是荷兰皇家陆军将领,负责皇都阿姆斯特丹的卫戍,按照中国旧王朝的说法就是出入宫禁的九门提督。不过无论是曼弗雷德,还是史密斯,虽说父辈峨冠博带出入庙堂,这两个欧洲衙内显得温文尔雅,绝无出身高门而自矜自傲,没有丝毫的暴戾乖张之气。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8-5 17:26:00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北京知青网论坛 (京ICP备13002993号) 北京知青网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01563 秒, 4 次数据查询